Skip Navigation

从复发到康复:淋巴瘤患者在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经CAR T-细胞治疗后战胜癌症

  • AL SL 1

    左为Ann LaCasce博士(Ann LaCasce, MD, MMSc),右为Sandra Linberg女士

  • 2018年年初,Sandra Linberg女士在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Dana-Farber Cancer Institute)接受了CAR T-细胞疗法(暨CAR T-therapy, 嵌合抗原受体T-细胞疗法),而短短几个月之前,CAR T-细胞疗法刚刚获批。仅一个月后,Linberg女士的淋巴瘤(lymphoma)全部消除,她进入了全面康复期。

    Linberg女士感叹道: “那些战士般的T-细胞帮助我战胜了淋巴瘤” ,直到现在,Linberg女士依旧没有复发。

    75岁的Linberg女士来自马萨诸塞州费尔黑文小镇(Fairhaven, Mass),当她最需要CAR T-细胞疗法时,她很幸运地赶上了这个新获批疗法的头班车。在此之前,她接受过常规的化学疗法(standard chemotherapy)来治疗晚期非霍奇金淋巴瘤(advanced non-Hodgkin lymphoma),尽管她也进入了康复期,但后来癌症还是复发了。

    CAR T-细胞疗法中的CAR指的是嵌合抗原受体(chimeric antigen receptor),这是一种新型且精细的免疫疗法(immunotherapy),旨在治疗某些类型的癌症,现在它不仅已经成为某些特定类型患者的标准疗法,还被用于其它患者群体及癌症类型的临床试验中。T-淋巴细胞(T lymphocytes,或简称T-细胞,T cells)是人体免疫防御系统中的主力,它的作用是对抗感染了病毒的细胞和癌症,但是T-细胞并不总能攻克癌细胞躲过免疫系统攻击。

    了解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CAR T-细胞疗法的更多信息

    在CAR T-细胞疗法中,医生首先从患者的体内取出T-细胞,再送到实验室里对它们进行人工再造,最终把这些T-细胞改造成CAR T-细胞(CAR T cells),随后将CAR T-细胞输入到原患者体内,CAR T-细胞在抗癌方面有更强的效能。

  • CAR T-细胞疗法 graphic
  • 在实验室环境下,科学家们已经掌握了对个体患者的T-细胞进行基因再造,尤其是将这些T-细胞与合成受体(synthetic receptors)——嵌合抗原受体(CARs)组合,这不仅增强了它们快速增殖的能力,还让它们具备了以淋巴瘤(lymphoma)进而白血病细胞(leukemia cells)上的高特异性分子(high specificity molecules)为靶点的功能。CAR T-细胞治疗的所有疾病中,包括复发性非霍奇金淋巴瘤(relapsed non-Hodgkin lymphoma)在内的某些晚期血液癌症(advanced blood cancer)患者有突出疗效和持久性效益。

    在2017年以前,CAR T-细胞疗法尚未被批准用于治疗复发性或难治性非霍奇金淋巴瘤(relapsed or refractory non-Hodgkin lymphoma)之前,像Linberg女士这类癌症复发的患者们往往没有太多好的治疗选择,Linberg女士的转诊医生Ann LaCasce博士(Ann LaCasce, MD, MMSc)评论道。LaCasce博士是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血液肿瘤学治疗中心(Hematologic Oncology Treatment Center)的一位医师。

    LaCasce博士表示: “倘若这些患者完全康复,之后,他们可以再次接受化疗,再后进行干细胞移植(stem cell transplant)。但不幸的是,大多数患者都没有达到完全康复的标准” 。

    如今,CAR T-细胞疗法在促进免疫系统对淋巴瘤细胞的攻击上表现强劲,淋巴瘤复发的患者们能有机会得到更好的疗效。

    LaCasce博士说道: “这项疗法非常让人惊叹,我看到很多患者在接受CAR T-细胞疗法后都恢复得很好。另外让我们惊异的一点是,对一些此前没有享受到好的姑息疗法(palliative therapy)的患者们而言,CAR T-细胞疗法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有可能治愈的机会” 。

  • AL SL 2
  • Sandra Linberg女士是这样开始CAR T-细胞治疗的:首先,医生对她的免疫T-细胞(immune T cells)进行采集,随后将这些T-细胞与嵌合抗原受体(CAR receptors)结合,这些人工再造的细胞随机被 “驯化” ,暨它们在Linberg女士体内任何一处都能找到淋巴瘤细胞。之后,医生再将这些人工再造的T-细胞重新输入到Linberg女士体内,为此,她在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住了12天院。

    Linberg女士表示: “在最开始的6天里,我都感觉还可以。从第7天开始,我觉得有点感冒了,这可不好玩” !这些都是典型的副作用(side effects),是因CAR T-细胞在人体里激增引起的。

    在她回家后的一周以后,Linberg女士开始觉得好一些了。在一个月以后,她的正电子扫描(PET scan)结果显示,她体内的淋巴瘤病灶已经不复存在。Linberg女士进入了全面康复期。

    LaCasce博士评论道: “她的扫描影像清晰明了” 。她还补充道,Linberg女士现在恢复得很好,也没有再接受任何治疗。

    倘若患者在完成CAR T-细胞疗法后的六个月里仍处于康复期,LaCasce博士表示:“这些患者的康复情况会非常好。在我们治疗的一些患者中,有人已经康复两年以上,并且一直都保持很好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