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从患者变为员工:患者重回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故事

  • Richard Oakley

    Richard Oakley先生曾在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就诊,治愈后,他回到研究所就职。

  • 没有任何一个运动员愿意受伤,但是一个小的划痕或许改变了运动员Rich Oakley先生的人生轨迹。

    2003年,Oakley先生被确诊患有癌症,当时他是一名高三学生。运动时的一个小擦伤导致他的颈部开始肿胀。当肿胀无法消退后,Oakley先生的妈妈带他去作了医疗诊断,结果发现他患有1A期霍奇金淋巴瘤(stage 1A Hodgkin lymphoma),他即刻在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开始了治疗。

    Oakley先生回忆道: “患病的整个过程都如命中注定一般,我们谁也没有料想到一个小擦伤竟能让医生在那么早的时候就诊断出我的癌症” 。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成人干细胞移植科(Adult Stem Cell Transplant program)的Corey Cutler博士(Corey Cutler, MD, MPH)是Oakley先生的主治医生,在他的医护下,Oakley先生进行了一系列的化疗(chemotherapy)和放疗(radiation treatments)。2003年8月,他完成了在丹娜—法伯的治疗,但这仅仅是他的故事的开端。

    此后,Oakley先生在马萨诸塞州大学达特茅斯分校获得市场营销传播学学位(Marketing Communications),并在新英格兰艺术学院(New England Institute of Art)获得平面设计资格证(graphic design),他决定回到挽救过他生命的地方就职。2010年,他在James Bradner博士(James Bradner, MD)和Anthony Letai博士(Anthony Letai, MD, Ph)的实验室担任科研运营协调员。Bradner博士曾在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就职,目前在诺华生物医药研究所(Novartis Institutes for BioMedical Research)担任董事长一职。尽管Oakley先生很享受他的工作,他还是希望能够转换到一个与传播学相关的职位。

    点击此处了解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淋巴瘤(lymphoma)治疗的更多信息

    2015年,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哈佛大学癌症中心(Dana-Farber/Harvard Cancer Center (DF/HCC) )及科研传媒部门(Research Communications)有了新的职位空缺,Oakely先生把握住了这个机会。如今,他负责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哈佛大学癌症中心(DF/HCC)和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科研传媒两个机构的传播业务。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哈佛大学癌症中心(DF/HCC)倡导旗下各个癌症研究机构的通力合作。Oakley先生当前负责的一些项目包括: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科研新闻通讯以及教职人员的短视频,后者主要介绍新加入研究所的成员们。他的长期目标是继续深入各个实验室的沟通与合作。

    Oakley先生表示: “我从小就相当一名科学家,但事与愿违。现在,我能够对科学做一点贡献的方式就是协助各个科研人员了解彼此的工作,并为他们提供内部和外部的可用资源” 。

    Oakley先生补充道: “我此前在丹娜—法伯就诊过,后来又在这里供职,我有很多有同样经历的同事们,对此我感到非常骄傲。我希望我的工作能为科学事业尽绵薄之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