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侵袭性乳腺癌无法阻挡年轻妈妈前进的步伐

  • Tara Shuman

    Tara Shuman女士一家

  • 2012年,Tara Shuman女士被诊断患有一种侵袭性乳腺癌(breast cancer),但是她一直保持乐观,并用充沛的能量和积极的态度渡过了乳腺癌治疗前后的难关。同时,她还致力于帮助其它癌症患者。

    当时,38岁的Shuman女士是一位风趣且热爱工作的医疗律师,还是两个4岁和1岁大的孩子们的妈妈。2012年8月,她去看望一位癌症复发的朋友,这位朋友的经历启发了她做一次乳腺自查。Shuman女士发现乳腺有一个肿块,后来她被诊断为三阳性乳腺癌(triple-positive breast cancer);5个星期后,她接受了双侧乳房切除手术(bilateral mastectomy),随后又接受了化疗和生物疗法输液。

    现在,Shuman女士的治疗仅有口服激素疗法(oral hormonal therapy),每天她都要服用帮助减缓癌症发展和抑制新肿瘤生长的药物。她继续忙碌的生活规划,但是她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新的领域里。除了领导Team Tara筹款小组的工作,Shuman女士还为丹娜—法伯的成年患者及家属咨询委员会(Adult Patient and Family Advisory Council)服务,她亦著有有关癌症幸存的书籍和博客,致力于帮助其它面对癌症的患者们。在2018年由现代汽车赞助的波士顿马拉松-吉米基金会徒步慈善活动(Boston Marathon® Jimmy Fund Walk)中,Team Tara是规模最大的筹款工作组之一,为丹娜—法伯的科研和临床护理进行募捐。

    她的康复和新工作离不开先生、子女以及亲朋好友的支持,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护理人员和同事也成了她的家人。

    Shuman女士说道: “我受恩于人,当回馈他人。疗程越深入,我越觉得幸运,因为人生真的是瞬息万变” 。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苏珊∙F∙史密斯女性癌症中心(Susan F. Smith Center for Women’s Cancers)的乳腺肿瘤内科专家Craig Bunnell博士(Craig Bunnell, MD, MPH)为Shuman女士展开了初始治疗。之后,她达成了治疗后的一个心愿:和5岁的儿子Teddy一起参加2013年吉米基金会徒步慈善活动,并完赛5公里(3.1英里)。

    2014年,Shuman女士感觉良好,她为自己定下了完赛26. 2英里的目标。这次徒步的起点是麻省的霍普金顿小镇(Hopkinton),一直到波士顿市中心的科普利广场(Copley Square),这也是每年波士顿马拉松的比赛路径,一起参赛的是Team Tara的成员们。在快到终点时,她开始觉得眩晕,随后在第25英里的雪铁戈汽油(Citgo)标志处被迫退赛。但是她并没有因此气馁,在一周内,她和先生Brian重新走完了最后一英里。一众团队的成员们和丹娜—法伯的员工们在终点迎接了他们。

    经过几年的训练后,她终于在2017年仅用一天就完成了比赛,与她一起完赛的还有273位Team Tara的成员们,这也是她的募捐小组达到人数之巅的一年。2018年,她的目标是号召300位成员一起参赛,她和同仁Amy Killeen女士都志在必得。

    Bunnell博士说道: “我们经常说,当生活给了你柠檬的时候,你要想办法把它做成柠檬水;而Shuman女士的经历则是在抗癌的旅程中种下了一整颗柠檬树。她对我们所有人,包括患者和护理团队在内都是启迪” 。

    除了每年组织吉米基金会徒步慈善团队以及指导他人的抗癌之旅,Shuman女士也尽情享受家庭生活。她的儿子Teddy今年10岁,女儿Annabel今年7岁,每个周末,她都和家人一起广泛参与比赛和游戏。平日里,她则在波士顿高中(Boston high school)教授英语。

    她表示: “我并不想为康复作出任何庆祝之举,我也不认为自己是个勇敢的人。我很幸运也很感激有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为我治病,也对能够认识到那么多抗癌人士感到欣慰” 。

    点击此处了解更多有关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乳腺癌治疗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