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关于青年女性患乳腺癌的十个须知

  • Ann Partridge, MD

    左为Ann Partridge医生(Ann Partridge, MD, MPH)

  • 医学博士、公共卫生专家Ann Partridge医生著(Ann Partridge, MD, MPH)

    当45岁以下的青年女性被诊断患有乳腺癌(breast cancer)时,她们在生活中往往面临着诸多特殊的问题。这些问题包括但不限于:在诊断后,乳腺癌对她们的事业、情感、性功能以及生育和抚养能力的影响,都是令人倍感压力的。

    因为青年女性患乳腺癌的情况相对罕见——在美国,女性被诊断患乳腺癌的平均年龄是61岁;目前学界对于年青女性患乳腺癌的研究少之又少,而这方面的研究又是十分必要的:从年青患者患病的生物学原理到她们要面临的特殊挑战。为了弥补这个研究上的空白,我们在2006年成立了青年女性乳腺癌研究课题(Young Women’s Breast Cancer Study)。该课题针对大规模年青患乳腺癌女性进行医学和社会心理学问题进行追踪,是美国本土首个针对这方面问题的跨机构型研究。

    该课题对美国境内超过1300名女性进行研究。学者对于参与者分别在她们确诊和治疗期间以及疗程结束后的几个时段,对如生育、性功能、身体意象、基因检测、治疗决定以及家庭规划等问题进行了深入调查。参与者还提供了血样和组织标本,供学者们更好地对青年女性患乳腺癌的生物学原理进行分析。

    该课题收集的数据大大提高了我们对于青年女性患乳腺癌的原理,以及该疾病对她们生活的影响。基于这些数据的研究可以帮助改善这些年青患者的治疗方法,还能够提高帮助她们康复的辅助服务水平。

    以下是该课题最有启发性的一些发现*:

    • 很大一部分患有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的青年女性体内有分级更高、侵略性更高的肿瘤。
    • 相比年纪稍大的患乳腺癌的女性,青年患者体内的乳腺癌肿瘤的人类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蛋白质(HER2-positive)比例更高。人类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能刺激癌细胞的生长,也是一些药物的治疗靶点。
    • 有三个检测因素彼此之间没有关联:样本患乳腺癌前怀孕的年纪、有否怀孕以及所患癌症分子分型(molecular subtype)。
    • 样本在患癌后都及时地寻求护理。样本在发现可疑的乳房肿块或其它症状到咨询医生的时间通常在两周左右
    • 基因筛查率(genetic testing rates)呈上升趋势。2006年,课题调查的77%的乳腺癌确诊患者同意参与乳腺癌易感基因突变(BRCA genes mutations)的测试,BRCA基因突变可增加未来患乳腺癌和(或)卵巢癌(ovarian cancer)的风险。到2013年,调查样本的乳腺癌基因筛查率上升至95%。
    • 有越来越多患单侧乳腺癌的青年女性,选择将未受影响的一侧乳房切除掉。在调查中,大部分作出如此选择的患者认为:切除掉另外一侧未受影响的乳房可以降低这部分患癌的几率,也有很多人认为这样做会延长生存率。但科学研究表明,患单侧乳腺癌的女性选择将另外一侧乳房切除并不能改善生存率。
    • 有38%的样本称,在确诊前,她们考虑过生育。在确诊时,26%的样本表示过对生育的兴趣。尽管在之后的几年里,这个比例有所下降,但在确诊后的前三到四年里,考虑生育的样本比例保持在25%左右。
    • 有11%的样本选择了保持生育的方法,如冷冻胚胎、冷冻卵子或其它技术。
    • 其它的研究测量了青年女性在经历乳腺癌治疗后的生育情况,学者们采用例假(menstrual periods)作为衡量这些女性生育能力的标准。在三十岁以下的样本中,87%有例假,而年龄在36岁至40岁之间的样本只有64%的人有例假。所有没有经历化疗(chemotherapy)的样本在确诊后的前几年都有例假,相应的,接受了化疗的样本中有60%的人在确诊后的前几年有例假。
    • 在疗程结束后,大部分尝试怀孕的患者都如愿以偿。

    *该课题一些早期的研究只采用了1300名最终参与调研的样本中的一小部分数据。后续研究会采用全部样本数据。

    点击此处了解更多关于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Dana-Farber Cancer Institute)关于青年女性乳腺癌研究课题(Young and Strong Program for Young Women’s Breast Cancer Study)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