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如何告诉别人我患癌的事实?

  • carrie-wechsler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临床社会工作者(clinical social worker)Carrie Wechsler女士(Carrie Wechsler, MSW, LICSW)

  • 向别人解释自己患癌这件事并不容易,因为永远不存在一个最佳的时机,患者往往担心自己患癌的事实会让亲近的人感到压抑。难以启齿、没有适当时机以及患者内心的负罪感往往导致他们对患癌的事情绝口不提,反而是独自面对癌症的诊断。

    尽管和他人讨论癌症诊断会让患者感到沉重,但是,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临床社会工作者(clinical social worker)Carrie Wechsler女士(Carrie Wechsler, MSW, LICSW)指出:与其一个人在沉默中痛苦,患者不妨尝试以下技巧来和别人沟通自己患癌的情况。

    Carrie Wechsler: “癌症患者在与别人沟通自己的病情方面是没有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策略的。最重要的是患者要找到自己信任且在沟通时感到舒适的人。”

    尽管您可以和亲朋好友沟通癌症的诊断结果,但有时您也可以向一位社会工作者(social worker)或心理学家(psychologist)求助,他们可与您分享沟通的建议。一位经过专业训练的心理执业工作者可与您一起面对情绪上的问题,您可以在一个不受审视的环境下就自己的挣扎和恐惧畅所欲言。

    Wechsler女士提出了以下7个建议:

    花时间来面对和梳理

    一份新的癌症确诊书可让人感到彷徨和震惊。请您谨记:在和其他人分享这一信息之前,最首要的是您务必要接受自己的情绪反应(emotional response)。与别人分享自己的诊断或许会涉及到敏感或令人局促不安的话题,比如:死亡(mortality)。您或许会感到恐惧、富有希望、悲伤,甚至对自己的身份认知也有所改变。倘若您需要在与别人沟通之前先自我消化诊断结果,请不要觉得惊讶或就此批判自己,因为这些都是正常的。

    谨记:您是有掌控权的

    与他人讨论您的感受和诊断固然重要,但请谨记:您是掌握分享信息多少的主人。不必对设置一些界限感到害怕,因为这些界限有助于保护您的情绪状态。例如:有些患者最初或许不愿意和雇主或子女分享自己患病的事实,抑或是与不同的人们有所保留地沟通。您仅仅需要跟知情人讲清自己不与其他人分享的决定,或请他们暂时不要将您的病情告诉他人,直到您有机会同别人沟通后再作探讨。

    另外一个需要您参考的因素是用词,当您在和他人讨论诊断时,您可以斟酌一下自己更倾向于用 “癌症” (cancer),还是稍模糊的词语——如: “医学症状” (medical condition)。您不需要和每个人分享有关自己健康的种种细节,而且您尽可以告知他人自己目前不愿意对病情的某方面展开讨论(如果您永远不想讨论也是没关系)。这也许是您和一位专业人士咨询斟酌用词的好机会,特别是针对一些特殊的场合,比如和子女或雇主谈论病情时。

    列一个清单

    在脑海里或纸上列出一个清单,找出您觉得与其分享病情会帮助到自己的人(们)。将列出的名单做一个排序不失为一个好方法,您可以按照自己的病情对倾听者影响的程度大小进行排序。

    您无需在同一时间内将病情告知所有人,为了更好地管理该过程,您可以从直接亲属或亲近的朋友开始。当您做好准备时,若您的诊断对工作有影响,请务必和主管讲明。很多雇主都愿意为员工提供灵活的选择,并与员工一道作出相应的调整。

    选择属于自己的沟通平台

    分享癌症诊断的方法和平台多种多样,包括:社交媒体、电子邮件、电话或面对面交流。您本人掌握着告知他人的方式。根据听众的不同,您或许会选择某些各异的媒介。

    此外,您需要考虑自己偏向于单独告诉他人,或是在一位给予自己帮助的朋友或家属陪同下与他人分享病情。您或许还可以让他人代替您与听众分享诊断的情况,您可以选择在场或不在场。并非每一位患者都需要找到相同的分享途径和方式,并且这也无分对错。

    由此,用一种较为集中的方法来分享有关病情的更新或为一个好方法,例如:您可通过连环电邮或社交媒体群组来传播相关的信息。

    排除干扰

    尽管世上并无讲出 “我患有癌症” 这句话的绝佳时机,但还是有一些相对缓和的时机的。当您和他人分享时,请排除潜在的干扰,如:手机、电脑或平板电脑。您或许还想要在听众的相对安静的时段内开启这段对话。此外,请您留心听众得知消息后出现的一定程度上的压力,请确保听众有足够的时间来消化和处理您告知的信息。

    对听众出现的反应作好预期准备

    在分享后,您需要作好听众表现出的一系列反应的准备。有些听众或被情绪所压倒,其他人或许对此有问题,还有一些人或许想要分享一些较为多余的建议或轶事。有些听众或许也会因害怕说错话而回避您。对于上述情况,请您尽量做好全面的准备,甚至于对一些尚未应答准备的话题或尚未了解答案的问题展开预设。请您谨记,和别人讲述自己不愿深入讨论或今后不再探讨某话题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此外,对于想要帮助自己的听众的反应,您也应有所准备。起初,您也许不知道自己最需要哪些帮助,对此您大可直抒胸臆,并向对方询问过后和他们联络的可能性,以便了解自己的所需。另外一种方法是您可以请听众列举出具体的帮助方法,以便让您更容易地回应。例如:这样叙述或许更为有利, “如果你一会儿要去买菜,能不能请你帮我带一些东西?”

    善待自己

    在整个过程中,请一定要善待自己。在展开上述的对话后,患者在情绪感知上出现筋疲力竭是正常的。在结束对话后,若您需要做一些帮助自己恢复的事情,请不要感到愧疚。

    最后,如果您需要短暂休息,请照做。若干个简短的讨论与一个长对话一样有效。告诉别人自己很难讨论当前的话题,并且您希望之后再继续是完全可以的。

    如果您决定暂时停止有关自己患癌的话题,试试这样说: “对我而言,我很难在这个时间探讨这样的话题。我们可否在我准备好之后继续谈?”

    从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社会心理肿瘤学和姑息护理医学科(Department of Psychosocial Oncology and Palliative Care Medicine)了解更多有关成人社会工作的信息

  • 预约
    +1-857-215-1200

    在线预约
    丹娜—法伯/布莱根和妇女医院癌症研究中心
    US News adult badge
  • Harvard University Medical School logo
  • 转载须知

    阁下若有媒体联络需求,敬请致电617-632-4090,请阁下指明与媒体团队洽谈;或请发邮件至media@dfci.harvard.edu。阁下如欲转载本文,请发邮件至kun_ma@dfci.harvard.edu,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感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