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晨型人与乳腺癌患病风险

  • white-cup-filled-by-coffee-1477851-pexels

    影响乳腺癌风险的因素有很多,有些在个人可控范围内,而有些并非如此。

    • 英国的一项研究表明:偏好晨起与对乳腺癌风险较小的保护效应相关

    • 尽管该效应的影响很小,该研究的结果建议学界需展开进一步研究,以了解缓解人们对生物钟的压力的机制

    • 做晨型人的好处可能不止于早起一方面


    医学审校:Jennifer A. Ligibel博士(Jennifer A. Ligibel, MD)

    除精神饱满地醒来并拥抱新一天的到来以外,做一个早起晨型人(morning person)或许还有更多的益处。

    近来,英国科学家们就40万名女性展开研究后发现,偏好晨起与乳腺癌(breast cancer)风险稍稍降低有关。尽管这种效应极小,但研究人员表示,该研究的发现应鼓励学界展开更多研究,以了解如何缓解人们对生物钟的压力。

    这项研究与此前的睡眠与乳腺癌的研究背道而驰,后者研究了夜班工作与夜晚暴露在光线下的潜在副作用。相反的,这项新研究关注的是个人对早晨或夜晚的偏好或难以改变。

    研究人员从英国生物银行(UK Biobank)处收集数据,后者是一项从21世纪早期开展至今的研究项目,对50万人的健康情况进行追踪。参与研究的人员完成了调查问卷,包括社会经济地位、生活方式和环境、早期生活和家族史以及健康和医疗史。他们被问道偏好早晨或晚上,其回答被用于判定她们的 “时间归属(chronotype)” 。(正如性格类型一样,时间归属一种分类方法。一个人的时间归属反映了他(她)在一天中最为清醒和精力充沛的时段。)随后,研究人员将时间归属的数据和患有浸润性乳腺癌参与人员的数据展开关联性分析。

    该分析表明,与偏好夜晚的女性相比,晨起型女性患乳腺癌的风险要低不到1%左右,暨每1000位女性中,只有不到10位女性患乳腺癌的风险要低于偏好夜晚的女性。

    维也纳大学流行病学科教授Eva Schernhammer在该研究的一篇社论中指出,该研究的成果指明了 “学界应展开进一步研究,以探索缓解我们生物钟的压力的方法,这将有诸多益处,包括:维持健康水平、实现健康老化的目标,更具体的是,就降低与生物钟系统有关的慢性疾病风险开发新的个体化应对策略……这一领域的研究也会帮助我们调整工作时间和时间归属,将外界施加的计时与个体(日间)的偏好更紧密地调配,对工作的人群尤甚。”

    影响乳腺癌风险的因素有很多,有些在个人可控范围内,而有些并非如此。个人可控的因素包括:

    • 体能活动(Physical activity)
    • 体重(Weight)
    • 激素的使用(Hormone use)
    • 生育史(Reproductive history)
    • 酒精的使用(Alcohol use)

    不可控的因素包括:

    • 老化(Aging)
    • 乳腺密度(Breast density)
    • 乳腺癌家族史(Family history of breast cancer)
    • 遗传性基因突变(Inherited genetic mutations)
    • 此前接受过放疗(Previous treatment with radiation therapy)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就乳腺癌的风险因素管理的方法列出了详细的清单。


    从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乳腺癌遗传学和预防学科(breast cancer genetics and prevention)了解更多信息。


    转载须知

    阁下若有媒体联络需求,敬请致电617-632-4090,请阁下指明与媒体团队洽谈;或请发邮件至media@dfci.harvard.edu。阁下如欲转载本文,请发邮件至kun_ma@dfci.harvard.edu,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感谢合作。

  • 预约
    +1-857-215-1200

    在线预约
    丹娜—法伯/布莱根和妇女医院癌症研究中心
    US News adult badge
  • Harvard University Medical School logo
  • 转载须知

    阁下若有媒体联络需求,敬请致电617-632-4090,请阁下指明与媒体团队洽谈;或请发邮件至media@dfci.harvard.edu。阁下如欲转载本文,请发邮件至kun_ma@dfci.harvard.edu,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感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