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科学研究帮助淋巴瘤患者顺利展开干细胞移植治疗

  • Patty-Reid_18_JM_8666

    左起:Eric Jacobsen博士(Eric Jacobsen, MD)、Patty Reid女士、Doug Reid先生、Edwin Alyea博士(Edwin Alyea, MD)

  • Patty Reid女士为期9个月的求医之路始于一阵令人苦恼的咳嗽,随后她被诊断患有非霍奇金淋巴瘤(non-Hodgkin lymphoma (NHL))。2016年年末,就在60岁的Reid女士即将接受干细胞移植(stem cell transplant)治疗时,一项新的科研发现促使她的主治医生更改了她移植的类型,大大降低了她在移植过程中患另一种癌症的风险。

    Reid女士是土生土长的亚特兰大人(Atlanta, GA),她在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就诊经历可谓是教科书般的 “科学研究指导临床应用(bench-to-bedside)” 的典范。因为她所患淋巴瘤是一种罕见四期血液癌症(rare, stage IV blood cancer),所以她在佐治亚州的肿瘤医生推荐她向波士顿丹娜—法伯/布莱根和妇女医院癌症中心(at Dana-Farber/Brigham and Women’s Cancer Center (DF/BWCC) )的Eric Jacobsen博士(Eric Jacobsen, MD)作二次诊疗。Jacobsen博士是丹娜—法伯/布莱根和妇女医院癌症中心成人淋巴瘤科(Adult Lymphoma Program)的临床主任。

    起先,Jacobsen博士指出:自体干细胞移植(autologous stem cell transplant)对于Reid女士的疗效最好,也就是说医生会将Reid女士自身产生的干细胞(stem cells)取出、冷冻,在她完成大剂量化疗(chemotherapy)后,再重新将这些干细胞输送到她体内,如此她的淋巴瘤病情会得到缓释。所以,Reid女士曾和丈夫Doug先生计划暂时搬到波士顿,为漫长的治疗和康复做好准备。主导Reid女士移植手术的将是Jacobsen博士的同事——Edwin Alyea博士(Edwin Alyea, MD),他是丹娜—法伯成人干细胞移植科(Adult Stem Cell Transplantation Program)的一位移植医师。

    与此同时,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两位临床医师兼科学家Christopher Gibson博士(Christopher Gibson, MD)和Benjamin Ebert博士(Benjamin Ebert, MD, PhD)正在利用一项新技术进行着科学研究,他们还与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恶性血液疾病(hematologic malignancy)及干细胞移植(stem cell transplant)团队展开合作,让研究有了重大发现:有相当一部分正在接受自体移植的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都携带了后天得来的基因突变(acquired genetic mutations),而这会增加这些患者患第二种血液癌症及死于其它病因的风险。

    Gibson博士和Ebert博士团队发现:在401位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中,有30%的患者都携带上述后天得来的突变,且当这些患者接受移植的时候,医生对每一位患者都进行了血液抽样。60岁以上的患者更有可能携带基因突变,且若干个不同基因都产生了后天得来的突变,而非先天遗传而来。

    2016年12月,就在Reid女士来到丹娜—法伯/布莱根和妇女医院癌症中心干细胞移植科(the Stem Cell Transplantation Program)就诊时,Gibson博士和Ebert博士在美国血液学会(American Society of Hematology (ASH))年会上报告了他们的研究发现。基于这项研究,Jacobsen博士和Alyea博士认为,对Reid女士而言,异基因干细胞移植(allogenic stem cell transplant)更为安全。异基因干细胞移植指的是患者需要从捐献者处(donor)获得干细胞。

    Reid女士说道: “当时,我所有的治疗方案都有了调整,这得益于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最新的研究。对于媒体、科研界和患者三方而言,这都是新鲜出炉的信息” 。

    从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了解更多有关非霍奇金淋巴瘤的信息

    2016年的冬天,丹娜—法伯帮助Reid女士找到了配型的捐献者。2017年3月,她完成了异基因干细胞移植。在接下来的4个阅历,她的免疫能力受损(immuno-compromised),医生对她进行了缜密的监测。虽然Reid女士和丈夫在研究所附近租了房子,但她很少外出。

    现在,Reid女士每6个月来波士顿进行一次复查,她和丈夫也在闲暇之余得以看看这座古老的城市,还去不同的剧院看了演出。Reid女士现在感觉非常好,也非常感恩。为了表示她对丹娜—法伯的感谢,她和丈夫为Jacobsen博士和Alyea博士的研究作出了大量的慈善捐献。

    Jacobsen博士表示: “Reid夫妇的慷慨解囊能够极大程度地帮助我们了解罕见疾病背后的生物学原理,并改善以后的治疗” 。

    Alyea博士也说道: “Reid夫妇的就诊经历和支持将帮助我们对移植后的患者展开免疫系统恢复的研。通过利用一种非常成熟的技术来分析T-细胞(T cells)和其它免疫效应细胞(other immune effector cells),我们对移植后如何促进新免疫系统方面会有更深的理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