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肿瘤学护理实习生手札:《我对护理工作的热忱》

  • KP

    Kaitlin Phelan同学(中)是费林奖学金(Flynn Fellowship)的获得者。该奖学金由Fred Flynn(左)及临床专家Mary Lou Siefert护士(DNSc, RN)(右)创立。费林奖学金是以Fred Flynn先生的亡妻——Susan Flynn女士命名,她在2013年4月因卵巢癌去世。尽管故人已仙逝,但她接受过的高水准护理启发了Flynn先生。因此他以亡妻的名义对姑息护理及肿瘤学护士的培训、教育及职业拓展展开了募捐。

  • Kaitlin Phelan著

    Kaitlin Phelan同学是波士顿学院威廉∙F∙康奈尔护理学院(Boston College William F. Connell School of Nursing)的一名学生,她与另外两位同学一起在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参与了为期八周的肿瘤学护理实习。期间,他们对临床人员的工作进行观摩,与护理团队成员深入探讨他们的职责和执业选择,并针对自己感兴趣的领域展开学习。Phelan同学圆满地从苏珊∙D∙费林肿瘤护理培训及拓展基金会(Susan D. Flynn Oncology Nursing Training and Development Fund)下设的一项护理奖学金项目中毕业,并且记录了她于2015年在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布莱根和妇女医院癌症中心(Dana-Farber/Brigham and Women’s Cancer Center)学习的夏日时光。

    再有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就会参加美国全国委员认证会(national board certification)的考试,向着成为一名注册护士(registered nurse)的梦想迈进。届时,我将骄傲地向别人介绍我的职业: “我是一名护士” 。

    成为护士是我的梦想,在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实习之后,我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在丹娜—法伯为期八周的培训里,我在肿瘤学护理的多个领域中完成了轮岗训练,包括:姑息护理(palliative care)、放射学(radiation)、输液注射(infusion floors)以及早期药物开发中心(early drug development center)。培训最开始的内容是对Dan Gorman老师的工作进行观摩,他是姑息放射肿瘤学科(Palliative Radiation Oncology program)的一位执业护理师(nurse practitioner),而从这一天起,我就知道这正是我需要的培训。我跟随他去了不同的会议,见到了诸多患者,看了各类影像学扫描,还与其它健康护理团队的工作人员讨论护理方案。这些都是我在学校临床轮岗中极少接触到的内容,我也对能有弥补这方面空白的机会深表感谢。

    在接下来的培训中,我对其他护士的工作职能进行了观摩。每一位护士的职责都是不同的,但是都在各自的领域中至关重要。

    最吸引我的是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责任护士模式(primary nurse model),它指的是护士对患者展开术业有专攻的护理。责任护士模式旨在当患者预约就诊时,让每一位护士——特别是那些在放射科和输液门诊部工作的护士们——都对同一位患者进行看护。这样的分配法则保证了患者自就诊开始到疗程结束都由同一位护士及额外的一两位护士进行管理,这样就形成了一个责任护理团队(primary nursing team)。责任护士必须深谙患者诊断、疗法及副作用管理的知识和技能,这种模式也让责任护理团队能够深入了解他们照顾的患者(们)。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护士们无一例外地都对其管理的患者十分了解,从患者家里养了几条狗到他们即将去何处度假,面面俱到。当这种患者-护士关系建立后,我们就能清晰地看到一位护士彰显的力量。

    我最愉快的一个记忆是有一位患者在和护士交谈,患者的姐姐问这位护士她是否明天还会在医院见到他们。护士对患者的家属说: “当然,我会一如既往地照顾您的妹妹,为她输液” 。患者的姐姐眼含热泪地说道: “您为我们在就诊期间保驾护航,非常感谢” ,并且拥抱了护士。

    癌症是令人生畏的,但是有一位在患者身旁精准地提供用药服务、保障患者健康,并且握住患者的手让其倍感温暖和安全的护士,是改变癌症患者就诊的重要一员。

    这就是护理的魅力。这也是我对护理热忱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