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胶质母细胞瘤患者确诊7年后的故事

  • Charles Benoit

    Charles Benoit先生在丹娜—法伯就诊,7年后依然保持健康。

  • 2011年,Charlie Benoit先生被确诊患有胶质母细胞瘤(glioblastoma)后,他还有很长的一段治疗之路要走。七余年过后,他仍然生活得很好——通过对Benoit先生这样的患者展开治疗,研究人员希望能借此帮助其它患有这种不可治愈脑癌的患者们。

    2011年,48岁的Benoit先生正准备换工作。此前身为药厂代表的他刚刚得到了教学资格证,且他正准备在高中担任科学老师。

    然而,Benoit先生却无法愉快地享受在学校教书的新旅程。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他出了三次小车祸,这让他感到有些不对。

    Benoit先生的眼科医生发现:他的双眼右下侧视力严重受限,随后,她要求Benoit先生去一位神经内科学家处就诊。几天后,他的核磁共振报告显示他的脑部有一个较大的肿块,Benoit先生被送往急救室。

    “在急救医生和神经内科医生交谈的时候,我站了起来,开始跟我太太一起跳舞。” Benoit先生微笑着说道: “因为我深知,如果我们笑不出来的话,那么我们肯定会抱头痛哭。”

    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Rose Du博士(Rose Du, MD, PhD)为Benoit先生顺利地摘除了全部肿瘤。几周后,Benoit先生的病理学报告显示:他不仅患有四级胶质母细胞瘤,还有一个不利的MGMT标记(grade IV glioblastoma with an unfavorable MGMT marker)。这种诊断的平均生存期为12到14个月。

    在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神经肿瘤学中心(Center for Neuro-Oncology at Dana-Farber)临床主任David Reardon博士(David Reardon, MD)的关怀下,Benoit博士立即加入了一项临床试验。胶质母细胞瘤的标准疗法是放射疗法(radiation)和化学疗法(chemotherapy),而这项实验测试的是在标准疗法的基础上加入一种新的PI3K/mTOR抑制剂(PI3K/mTOR inhibitor),后者旨在抑制帮助肿瘤细胞生长的酶(enzymes)。

    从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神经肿瘤学中心了解更多有关脑肿瘤治疗的信息。

    在疗程开始后,Benoit先生被迫从教学事业中退休,因为他出现了偶发性的短期失忆(occasional short-term memory loss)而且全天无法集中注意力。这种病情的发展是他出现抑郁症状(depression)的主因,在加入了一个癌症互助小组之后,Benoit先生学会了应对抑郁症的方法。

    他说道: “在我战胜自己的癌症之前,我需要同一位有过癌症确诊经历的患者谈谈。”

    2012年,Benoit先生完成了化疗,但还要继续接受PI3K/mTOR抑制剂的治疗,直到2017年结束,因为研究人员无法证实加入PI3K/mTOR抑制剂的疗法比标准的化疗和放疗更有效。自此之后,Benoit先生没有再继续治疗,但每隔一个月,他都会和Reardon博士进行复查——尽管困难重重,但他的肿瘤没有复发。

    Benoit先生现在投身于一个小而不断成长的脑肿瘤患者小组,该小组的患者们在长期内都生活得较好;Reardon博士指出,这些患者有较好预后趋势的原因尚未得知。当前一项研究力图区分出以Benoit先生为代表的预后较好的患者以及肿瘤复发较快的患者们。研究人员提出设想:这两类患者的免疫系统(immune systems)或许有差别。免疫疗法(immunotherapy)也是研究人员关注的一个领域;到目前为止,它在一些临床试验中已展现疗效,但把它划分为脑肿瘤治疗的一个重大进步还为时尚早。

    Reardon博士解释道: “对脑癌患者而言,他们急需更好的疗法。我相信,我们通过对Charlie Benoit先生这样的患者展开研究,会让我们向开发脑癌先进疗法的方向大幅迈进。”

    自确诊以后,Benoit先生已加入若干个患者互助小组,包括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一对一项目(One-to-One program)。2018年,他被WEEI/NESN主办的吉米基金会广播大赛(the WEEI/NESN Jimmy Fund Radio-Telethon)采访,该活动由Arbella保险公司基金会(Arbella Insurance Foundation)赞助。此外,他还被波士顿马拉松吉米基金会行走大赛(the Boston Marathon® Jimmy Fund Walk)选为2018年的 “行走英雄(Walk Hero)” ,他所属的参赛队伍为神经学队(Team Neuro),该活动由现代集团(Hyundai)赞助。

    Benoit先生说道: “我拒绝冷眼旁观。我要全身心地帮助别人,也正在寻找着帮助他人的新方法。”

    Benoit先生还对自己参与的家族成就充满感激,包括他的两个小儿子已经从高中毕业,并且他期待着参加大儿子即将到来的大学毕业典礼。

    他说道: “我已经见证了生命中很多美好的事情,我原以为我永远看不到了,但我现在对此无比感激。”

    了解更多:

    转载须知

    阁下若有媒体联络需求,敬请致电617-632-4090,请阁下指明与媒体团队洽谈;或请发邮件至media@dfci.harvard.edu。阁下如欲转载本文,请发邮件至kun_ma@dfci.harvard.edu,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感谢合作。

  • 预约
    +1-617-658-4835

    在线预约
    丹娜—法伯/布莱根和妇女医院癌症研究中心
    US News adult badge
  • Harvard University Medical School logo
  • 转载须知

    阁下若有媒体联络需求,敬请致电617-632-4090,请阁下指明与媒体团队洽谈;或请发邮件至media@dfci.harvard.edu。阁下如欲转载本文,请发邮件至kun_ma@dfci.harvard.edu,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感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