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PARP抑制剂药物或称为某些卵巢癌患者随访治疗的部分标准

  • Joyce Liu

    "在治疗与BRCA相关的卵巢癌(BRCA-related ovarian cancer)方面,这是一个重大且令人振奋的进步。"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妇科肿瘤内科( Division of Gynecologic Oncology )的临床研究主任Joyce Liu博士(Joyce Liu, MD, MPH)说道。

    • 奥拉帕尼(olaparib)是一种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抑制剂(PARP inhibitor,简称PARP抑制剂),它或将成为新近确诊且携带BRCA1或BRCA2基因突变的卵巢癌(ovarian cancer)患者的标准随访疗法(follow up therapy)。
    • 一项国际研究显示,与安慰剂组患者相比,经奥拉帕尼治疗的患者们的死亡风险或疾病恶化比例要低70%,且后者的无进展中位生存期(median progression-free survival)有所改善。
    • 基于以上研究成果,2018年12月,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了奥拉帕尼作为两类患者的 “维持治疗法(maintenance therapy)” :1)新确诊且BRCA突变测试呈阳性的晚期卵巢癌女性患者;2)对一线铂类化疗(initial platinum-based chemotherapy)有反应的卵巢癌患者。

    因一项重大的国际临床试验结果表现强劲,目前,医界为对一线化疗(initial chemotherapy)有反应的晚期卵巢癌(an advanced form of ovarian cancer)患者采用了一种新的标准治疗。该临床试验名为SOLO-1试验,研究人员发现:在完成化疗后,携带BRCA1BRCA2基因突变的新确诊的卵巢癌患者们经奥拉帕尼治疗后,其死亡或疾病恶化的风险比安慰剂组的患者降低了70%。奥拉帕尼(商品名:Lynparza)是一种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抑制剂(PARP inhibitor),而PARP抑制剂的作用原理是干扰癌细胞修复其DNA损害的能力。肿瘤细胞修复DNA损害的能力已然因BRCA突变(BRCA mutations)而有所削弱,奥拉帕尼则可在肿瘤细胞里聚集大量的基因组损害(genomic damage),使肿瘤细胞得以自毁(self-destruct)。

    该临床试验由来自美国和其它三个大陆的研究人员带领,共有391位新近确诊晚期高分化浆液性或子宫内膜样卵巢癌(advanced high-grade serous or endometrioid ovarian cancer)、原发性腹膜癌(primary peritoneal cancer)或输卵管癌(fallopian-tube cancer)患者参与试验,且这些患者的BRCA突变测试结果都呈阳性,其肿瘤亦在手术(surgery)和铂类化疗(platinum-based chemotherapy)后有所缩小。其中,260位患者被随机分配到奥拉帕尼治疗组,余下的131位患者被随机分配到安慰剂治疗组。在41个月的中位期(median period)后,奥拉帕尼组患者的死亡或疾病恶化风险不仅比安慰剂组的低70%,研究人员还推测:奥拉帕尼组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median progression-free survival)比安慰剂组的要长3年左右。中位无进展生存期指的是患者在生存的时候疾病没有恶化。

    该疗法最常见的严重副作用(adverse side effects)为:恶心(nausea)、疲惫(fatigue)、呕吐(vomiting)、贫血(anemia)及腹泻(diarrhea)。2018年,该实验结果在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uropean Society for Medical Oncology)于慕尼黑举办的年会上发布,此后,《新英格兰医学》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亦发表了该研究的相关结果。

    此前,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了奥拉帕尼可作为一种 “维持” 治疗(“maintenance” therapy)的药物——暨防止患者在接受一线疗法以后出现癌症恶化或复发的疗法,维持治疗的对象是复发性卵巢上皮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recurrent epithelial ovarian, fallopian tube, or primary peritoneal cancer)、患者,且无论其BRCA检测呈阴性或阳性,这些患者都对铂类化疗有反应。

    基于SOLO-1临床试验的结果,2018年12月,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奥拉帕尼作为一种 “维持治疗” 的药物,用于治疗新近确诊且携带BRCA1BRCA2基因突变且其癌症对一线铂类化疗有反应的卵巢癌患者。

    “在治疗与BRCA相关的卵巢癌(BRCA-related ovarian cancer)方面,这是一个重大且令人振奋的进步。接下来的试验将提供更多的洞察,以了解PARP抑制剂单药或与其它疗法结合对不携带BRCA突变的卵巢癌患者有益的可能性。”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妇科肿瘤内科( Division of Gynecologic Oncology )的临床研究主任Joyce Liu博士(Joyce Liu, MD, MPH)说道,Liu博士亦是《新英格兰医学》期刊论文的联合作者。

    转载须知

    阁下若有媒体联络需求,敬请致电617-632-4090,请阁下指明与媒体团队洽谈;或请发邮件至media@dfci.harvard.edu。阁下如欲转载本文,请发邮件至kun_ma@dfci.harvard.edu,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感谢合作。

  • 预约
    +1-617-658-4835

    在线预约
    丹娜—法伯/布莱根和妇女医院癌症研究中心
    US News adult badge
  • Harvard University Medical School logo
  • 转载须知

    阁下若有媒体联络需求,敬请致电617-632-4090,请阁下指明与媒体团队洽谈;或请发邮件至media@dfci.harvard.edu。阁下如欲转载本文,请发邮件至kun_ma@dfci.harvard.edu,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感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