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探究检查点抑制剂在捐献干细胞移植后血癌复发后的使用

  • Matthew Davids, MD

    Matthew Davids博士(Matthew Davids, MD, MMSc)

  • 2017年12月9日——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讯——

    免疫疗法药物(immunotherapy agents)也叫检查点抑制剂(checkpoint inhibitors),目前,它对治疗血液癌症患者在接受干细胞捐赠移植后复发一题上表现出强劲潜力。这些患者参与的首期临床试验的前期结果中显示,一种检查点抑制剂——纳武单抗(nivolumab)不但呈现出效力的迹象,还产生了此前研究过的关于该药剂剂量的一些重要的副作用。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Dana-Farber Cancer Institute)报告称,这组研究结果显示:在考虑将纳武单抗作为标签外使用(off-label use)的药物来治疗这些患者之前,还需要对该组患者进行进一步的临床试验。

    第59届美国血液学会(American Society of Hematology, ASH)年会及展览会上,科研人员口述报告了这项由研究者主导、多中心研究的概要。该研究还囊括了这样一组令人鼓舞的数据,暨从一项接受过捐赠干细胞移植后恶性血液肿瘤复发的患者试验中,检查点抑制剂伊匹单抗(ipilimumab)对其中1/3的患者产生反应。

    纳武单抗封锁了一种名为PD-1的蛋白质,该蛋白质可以钝化免疫系统攻击癌症的能力。纳武单抗的临床试验受相关回顾性研究启发,后者显示:纳武单抗显现出有效性,但同时往往会产生强副作用,包括移植物抗宿主疾病(graft-versus host disease)——它是一种移植组织里的免疫系统细胞对患者的健康细胞产生攻击性的紊乱。基于体重,该试验先对6位患者注射了一剂1毫克/千克的纳武单抗。虽然有一位淋巴瘤(lymphoma)患者对该疗法呈良好翻译,其余若干患者则经历了严重的副作用,包括其中两位死于有可能是于疗法相关的并发症。接下来,有8位患者被注射了0.5毫克/千克剂量的纳武单抗,研究人员表示,他们呈现的严重副作用有减少。

    “现在,我们正在研究降低剂量是否安全、有效。基于毒性的考量,我们强调:用纳武单抗来治疗移植后的患者,应该在临床试验中进行,而不能作为标签外使用的疗法” 。Matthew Davids博士(Matthew Davids, MD, MMSc)说道,他是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中心(Center for Chronic Lymphocytic Leukemia)的副主任。

    在伊匹单抗的试验中,Davids博士表示很多参与临床试验的患者都持续表现出良好的进展。该实验的结果于去年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期刊》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这篇《新英格兰医学期刊》文章报告称,在接受了捐赠干细胞移植后复发的患者里,有32%的患者在注射10毫克/千克剂量的伊匹单抗后呈现反应;然而,在那些接受了3毫克/千克剂量注射的患者中,没有一位对该药物产生反应。研究者将在此次美国血液学会年会上作报告。其中,在22位经10毫克/千克伊匹单抗治疗的患者中,有9位仍存活,且3位患者在试验结束后15个月(中位数)病情进展得到完全缓解。其中一位皮肤白血病(leukemia cutis)的患者自首次注射至此后三余年里都呈完全缓解的表现。

    正因为10毫克/千克与3毫克/千克两种程度的不同,研究者还进行了一组中等剂量(5毫克/千克)的测试,以确定它是否能够精准击中功效性(efficacy)和安全性(safety)的天平。在15位接受该剂量的患者中,与10毫克/千克相比,5毫克/千克剂量的功效性略低,但两者的毒性 “相当” ,Davids博士表示。他还补充道,这些试验结果显示,10毫克/千克或许是对这组患者最理想的剂量。

    该研究的资深作者是来自丹娜—法伯的Robert J. Soiffer博士(Robert J. Soiffer, MD)。联合作者名单如下:来自丹娜—法伯的Haesook T Kim, PhD, Alexandra Savell, Michael Mazzeo, Vincent T Ho, MD, Corey S. Cutler, MD, MPH, John Koreth, MBBS, DPhil, Edwin Alyea III, MD, Joseph H. Antin, MD, Pavan Bachireddy, MD, Catherine J. Wu, MD, Jerome Ritz, MD, and Philippe Armand, MD, PhD;来自丹娜—法伯/布莱根和妇女医院的Nicole R. LeBoeuf, MD, MPH;来自加州大学圣地亚哥穆尔斯癌症中心(San Diego Moores Cancer Center,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的Caitlin Costello, MD;来自希望之城(City of Hope)的Alex F. Herrera, MD;来自H∙李∙墨菲特癌症中心与研究所(H. Lee Moffitt Cancer Center and Research Institute)的Frederick L. Locke, MD;来自科罗拉多血癌研究所(Colorado Blood Cancer Institute)的(Peter McSweeney, MD);来自东缅因州医疗中心(Eastern Maine Medical Center)的Rodrigo O. Maegawa, MD;来自贝斯以色列女执事医院(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的David E. Avigan, MD;来自麻省总医院癌症中心(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 Cancer Center)的Yi-Bin Chen, MD;来自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的Howard Streicher, MD;来自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的Edward D Ball, MD;以及来自佐治亚亚特兰大北岸医院(Georgia, Northside Hospital, Atlanta, Ga)的Asad Bashey, MD, PhD。

    媒体联络

    阁下若有媒体联络需求,敬请致电617-632-4090,请阁下指明与媒体团队洽谈;或请发邮件至media@dfci.harvard.e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