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新血检可检查出多个癌症病种

  • geoffrey-oxnard-md

    右为丹娜—法伯胸腔肿瘤专家Geoffrey Oxnard博士(Geoffrey Oxnard,MD)

  • 2019年9月28日——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讯

    • 在该研究中,血液检不仅可以检测并集中超过20个癌症病种,且其精准度极高
    • 血检在血液中游离DNA里检查出与癌症相关的甲基化作用模式

    一项临床试验证实:一种处于研制期的新型血液检查在高度精确地筛查若干种癌症方面展现实力。今日,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科学家们将在欧洲临床肿瘤学会(ESMO)2019年年会上报告这项多中心临床试验的成果。

    该测试由GRAIL公司(GRAIL, Inc.)开发,利用下一代排序技术对DNA的微小化学标签(甲基化作用,methylation)进行检测,后者影响基因呈活化或钝化状态。当科学家们将该技术应用在近3600份血液样本(有些样本来自癌症患者,有些则来自抽血时尚未确诊癌症的患者)后,该检测不仅成功地从癌症患者血样中捕捉到一个癌症信号,还准确地识别出癌症产生的组织(原发组织)。研究人员发现:该检测除了特异性较高(specificity,暨只有当癌症确实存在时该检测才反馈出一个阳性结果)以外,它还能精确定位癌症原发的器官或组织。

    新血检寻找的对象是DNA,当癌细胞死亡时它们会进入血流中。与 “液体活检(liquid biopsies)” (暨在DNA中检测基因突变或其它与癌症相关的变化)不同的是,这项技术以对DNA的修改——甲基(methyl groups)为焦点。甲基是可以附着到DNA上的化学单位,其过程被称为甲基化(methylation),以调控某些基因呈 “开启(on)” 和呈 “关闭(off)” 状态。在很多病例中,甲基化的异常模式比突变更能显示出癌症和癌症的类型。新型血检在癌细胞中基因组上瞄准了异常的甲基化模式。

    “我们此前的研究证实:在血样中检测多种癌症方面,以甲基化为基础的测定(methylation-based assays)远超传统DNA排序法。”该研究的主要作者、丹娜—法伯医师Geoffrey Oxnard博士(Geoffrey Oxnard, MD)说道。“这项新研究的结果显示以甲基化为基础的测定在作为人类癌症筛查的方法上具有可行性。”

    在该研究中,科学家们分析了3583份血样的无细胞DNA(cell-free DNA,暨曾经局限在细胞里但后来随细胞死亡而进入血流的DNA),其中1530份血样来自确诊癌症的患者,2053份来自没有患癌的人群。癌症患者血样包含超过20种癌症,包括:激素受体阴性乳腺癌(hormone receptor-negative breast)、结直肠癌、食道癌、胆囊癌、胃癌、头颈癌、肺癌、淋巴样白血病(lymphoid leukemia)、多发性骨髓瘤(multiple myeloma)、卵巢癌和胰腺癌。

    该测定的总体特异性为99.4%,意味着错误预测癌症存在的结果只有0.6%。它在检测一项预先设定的高死亡率癌症(暨从这些患者中收集的、癌症检测呈阳性的血样比例)的敏感性为76%。在这一群组内,1期癌症患者的敏感度为32%;2期的为76%;3期的为85%;4期的为93%。所有癌症病种的敏感度为55%,以癌症阶段(stage)为判定导向的检测也有相似的增加。对于反馈原发组织结果的97%的样本而言,该检测在89%的病例中成功地识别出癌症原发的器官或组织。

    Oxnard博士强调,若这项检测投入广泛使用,早检测出一小簇常见癌症可以让很多患者从更有效的治疗中受益。

    该研究的资深作者是梅奥诊所的Minetta C. Liu博士(Minetta C. Liu, MD, of the Mayo Clinic)。联合作者名单如下:来自克利夫兰诊所的Eric A. Klein博士和Mikkael A. Sekeres博士(Eric A. Klein, MD, and Mikkael A. Sekeres, MD, of the Cleveland Clinic);来自美国肿瘤学研究的Michael V. Seiden博士(Michael V. Seiden, MD of US Oncology Research)来自Grail公司的Earl Hubbell, PhD, Oliver Venn, DPhil, Arash Jamshidi, PhD, Nan Zhang, PhD, John F. Beausang, PhD, Samuel Gross, PhD, Kathryn N. Kurtzman, MD, Eric T. Fung, MD, PhD, Brian Allen, MS, Alexander M. Aravanis, MD, PhD, and Anne-Renee Hartman, MD;来自德克萨斯肿瘤学的Donald Richards博士(Donald Richards, MD, PhD, of Texas Oncology);以及来自哈特福德健康癌症研究所的Peter P. Yu博士(Peter P. Yu, MD, of Hartford HealthCare Cancer Institute, Hartford, Conn)。

    媒体联络

    阁下若有媒体联络需求,敬请致电617-632-4090,请阁下指明与媒体团队洽谈;或请发邮件至media@dfci.harvard.edu。阁下如欲转载本文,请发邮件至kun_ma@dfci.harvard.edu

  • 预约
    +1-857-215-1200

    在线预约
    丹娜—法伯/布莱根和妇女医院癌症研究中心
    US News adult badge
  • Harvard University Medical School logo
  • 转载须知

    阁下若有媒体联络需求,敬请致电617-632-4090,请阁下指明与媒体团队洽谈;或请发邮件至media@dfci.harvard.edu。阁下如欲转载本文,请发邮件至kun_ma@dfci.harvard.edu,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感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