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研究发现安慰剂能改善癌症幸存者因癌症引起的疲累感——即使患者知晓其所用药物无任何疗效


  • 2018年10月10日——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讯


    • 最新展现开放式(open-label)或 “坦诚告知(honest)” 安慰剂(placebo)益处的研究
    • 强调治疗中身心关系(mind-body connection)的作用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Dana-Farber Cancer Institute)的科学家们在一项新研究中发现,出现因癌症引起的疲累的患者们在服用了安慰剂(placebo)后,症状有所改善,尽管他们在服用安慰剂前就已被告知其所服用的药物呈惰性且无任何活跃的药理成分。

    本研究被发表在《癌症支持疗法》Supportive Care in Cancer)期刊上,这也是在出现一系列医学症状的患者群体中进行有关开放式或 “坦诚告知” 安慰剂潜在益处的最新一组研究。这组研究的结果建议,与传统上将安慰剂的益处仅视为一种纯粹的心理学现象不同,安慰剂的疗效或根植于患者身心的复杂联结中。

    “与癌症有关的疲劳是疗法最常见的副作用之一,在疗程或幸存期的某一节点上,它可影响上至75%的患者们。当前针对这种疲劳的疗法具有局限性,且伴有自身携带的副作用。开放式安慰剂在治疗恶心、疼痛、炎症性肠病(inflammatory bowel syndrome)以及偏头痛(migraine)方面已呈现出疗效。这类安慰剂的好处在于它无副作用且价格极低,因此它的性价比很高”,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Eric Zhou博士(Eric Zhou, PhD)说道,他也是本研究的第一作者。

    在医学研究领域中,安慰剂的使用通常意味着不让参与临床试验的人们了解到他们正在接受何种治疗。具有代表性的一点是,参与临床试验的患者们被随机分配到不同的实验组,他们或许会服用研究所需的药物,或服用一种安慰剂,且直到研究结束及研究成果分析后,患者们和研究人员们方能获知患者服用的是何种药物。为判定研究的药物是否真正有效,研究人员们以在临床试验中服用该药物的患者们是否比服用安慰剂的患者们呈现出更好的效果为评判标准。

    在这组新研究中,研究团队将40位癌症幸存者(cancer survivors)随机分配到两个实验组,一组是安慰剂组,且研究团队在实验开始前就明确告知患者其所服用的药物为安慰剂,另外一组是实验对照组(control group),被分到这一组的患者不会服用任何药物。在临床试验开始的第8天和第22天,患者们完成了评估他们因癌症引起的疲劳水平的调查问卷。

    Zhou博士表示: “我们发现在第8天和第22天时,服用安慰剂的实验组展现出与癌症相关的疲劳有大幅缓解的现象,对照组的患者们则持续出现疲劳现象” 。

    研究团队还对特定性格特征或遗传变异(genetic variation)之于人体机制分解多巴胺(dopamine)对安慰剂的影响进行了检验。他们发现,确实存在与上述遗传变异有关的联结,但性格特征并未呈现出相关性。

    对安慰剂的反应与一种特定遗传变异的联结建议,安慰剂的效应“不全是只存在于一个人的心理上,就像它一直以来被刻画出的特征那样,但是安慰剂也确实具有真实的、体能上的作用。关于疼痛的研究告诉我们,人体之所以会对带有生理变化(physiological changes)的安慰剂产生作用,是因为这种生理变化模拟了阿片类药物(opiates,暨缓解疼痛的药物)的作用。我们尚未得知安慰剂能够缓解患者疲劳的作用机制,但是这些遗传结果建议涉及到一些生理性的变化”,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Christopher Recklitis博士(Christopher Recklitis, PhD, MPH)解释道,他也是本研究的资深作者。

    研究团队尚未得知缘何有些患者往往对安慰剂呈现积极反应,即便他们知道该安慰剂没有任何生物学效应。有些学者推断,这或许是源于一种后天获得的、对吞食药物的身体动作的生理性反应。Recklitis博士说道: “如果一个人有服药史,且服药对他(她)有帮助,那么这个人或许在生理和心理上了解到服药这个过程本身就具有重要性” 。他作出这样一种比拟,就像一个人因疼痛而服用一片阿司匹林(aspirin),并且在短短几分钟内就感到症状有所缓解,尽管他(她)知道阿司匹林起作用还需要更长的时间。

    本研究的发现深化了心(mind)在改变一个人对身体疾病认知的概念。Recklitis博士观察到: “倘若低估了身心的关系以及它在疗法中的潜在作用,就会失去帮助患者的一个机会” 。

    本研究的联合作者名单如下:来自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Alexis Michaud、Jamie Blackman, RN, BSN OCN及 Ann Partridge, MD, MPH;以及来自布莱根和妇女医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的Kathryn Hall, PhD, MPH。

    本研究的资金源于the Foundation for the Science of the Therapeutic Encounter。

    媒体联络

    阁下若有媒体联络需求,敬请致电617-632-4090,请阁下指明与媒体团队洽谈;或请发邮件至media@dfci.harvard.edu

  • 预约
    +1-617-658-4835

    在线预约
    丹娜—法伯/布莱根和妇女医院癌症研究中心
    US News adult badge
  • Harvard University Medical School logo
  • Eric Zhou PhD

    Eric Zhou博士(Eric Zhou, PhD)

  • CR

    Christopher Recklitis博士(Christopher Recklitis, PhD, M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