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研究表明膳食可降低三期结肠癌复发的风险

  • Dr KNg

    Kimmie Ng博士

  • 2018年6月21日——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讯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科研人员带领的新研究建议:通过降低饮食中的碳水化合物及其它可至胰岛素升高的食物,或可极大程度地帮助接受过非转移性结肠癌治疗的患者降低疾病复发的风险。

    本研究发表于《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期刊》(Journal of 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上,研究人员发现:三期结肠癌(stage III colon cancer)患者中,那些具有最高“膳食胰岛素负荷(dietary insulin load)”的患者的疾病复发风险比最低膳食胰岛素负荷的患者要高两倍。膳食胰岛素负荷是由人体内针对膳食所产生的胰岛素水平。此外,研究人员还发现,尽管患者的体能活动水平不同,但是上述趋势均适用,且在体重过重的患者中十分明显。

    “对于这组患者而言,这些研究结果可以说是振奋人心的。现在,我们可以证明:通过遵循健康的膳食,患者或许可以避免疾病的复发,且改善他们的幸存前景” ,来自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Vicente Morales-Oyarvide博士(Vicente Morales-Oyarvide, MD, MPH)说道。Morales-Oyarvide博士是本研究的首席作者,也是一位公共卫生专家。

    此前的研究已表明:结肠癌幸存患者中,拥有健康生活方式的患者们的预后结果(prognosis)比生活方式稍不健康的患者要好。这里的健康生活方式值得是:体能活跃、控制体重,并且避免西式餐饮。科学家们提出:健康的生活方式能够为患者带来益处的部分原因是健康的行为导致胰岛素水平的降低。Morales-Oyarvide博士及同事们找到了这种关联的证据。

    共有1023位患者参与了本研究,他们都接受过结肠癌手术,且彼时都正在参加一项化疗后的追踪临床试验。当化疗进行到一半,以及在疗程完成后的六个月,患者们填写了一份有关他们饮食摄入的问卷调查,从而帮助研究人员计算每位患者的膳食胰岛素负荷。

    膳食中包含大量的单一碳水化合物(如:白面包、细粮意大利面食)、糖以及脂肪,更容易产生高胰岛素水平,这些膳食都是西式饮食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地中海风格的饮食则多以蔬菜、水果、豆类、健康脂肪和蛋白质为主,且其与相对低的胰岛素水平相关。Morales-Oyarvide博士表示:本研究通过观察整体膳食胰岛素负荷的优势是它不仅将碳水化合物的摄入纳入考量,还包括了脂肪和蛋白质摄入。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Kimmie Ng博士( Kimmie Ng, MD, MPH)表示:研究得出的结论——具有最高膳食胰岛素负荷水平的患者比膳食胰岛素负荷水平最低的患者的结肠癌复发及死亡风险高两倍,能够帮助患者降低风险。Ng博士是本研究的资深作者,也是一位公共卫生专家。

    Ng博士补充道: “患者们向来希冀得知降低癌症复发风险的措施。现在,我们通过本研究的结果可以为患者提出膳食方面的建议,或许会有所不同” 。

    本研究联合作者名单如下:来自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Chen Yuan, ScD, Ana Babic, PhD, Sui Zhang, MS, Robert J. Mayer, MD, Brian M. Wolpin, MD以及 Jeffrey A. Meyerhardt, MD; 来自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布莱根和妇女医院以及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的Shuji Ogino, MD, PhD; 来自杜克大学的Donna Niedzwiecki, PhD, and Xing Ye; 来自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Jennie C. Brand-Miller, PhD; 来自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的Laura Sampson-Kent, MS, Yanping Li, MD, PhD, Kana Wu, MD, PhD, 以及Walter C. Willet, MD, MPH, DrPH; 来自哈佛大学陈曾熙公共卫生学院与布莱根和妇女医院的Edward L. Giovannucci, MD, ScD; 来自纽约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的Leonard B. Saltz, MD; 来自托莱多社区医院的Rex B. Mowat, MD; 来自加拿大蒙特利尔圣心堂医院(Hôpital du Sacré-Coeur de Montréal)的 Renaud Whittom, MD; 来自洛约拉大学斯特里奇医学院(Loyola University Stritch School of Medicine)的Alexander Hantel, MD; 来自西北大学罗布特∙H ∙卢里综合癌症中心(Robert H. Lurie Comprehensive Cancer Center, Northwestern University)的Al Benson, MD; 来自弗吉尼亚肿瘤学联合会(Virginia Oncology Associates)的Daniel Atienza, MD; 来自北卡罗来纳州阿什维尔教会医院西南临床肿瘤学研究联盟(Southeast Clinical Oncology Research Consortium, Mission Hospitals, Asheville, N.C.)的Michael Messino, MD; 来自芝加哥大学综合癌症中心的Hedy Kindler, MD; 来自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综合癌症中心的Alan Venook, MD; 以及来自耶鲁大学癌症中心的Charles S. Fuchs, MD, MPH。

    本研究由以下组织和机构赞助支持:美国国立卫生研究所附属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of 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补助项目编号:U10CA032291, U10CA041287, U10CA045808, U10CA077651, U10CA138561, U10CA180791, U10CA180836, U10CA180867, U10CA180821, U10CA180882, R35CA197735, R01CA118553, R01CA169141, P50CA127003, R01CA149222, K07CA148894, 及 R01CA205406);Project P基金会(the Project P Fund);以及抗击癌症公益组织(Stand Up to Cancer)。

    媒体联络

    阁下若有媒体联络需求,敬请致电617-632-4090,请阁下指明与媒体团队洽谈;或请发邮件至media@dfci.harvard.e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