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第一/二阶段临床试验表明——免疫疗法/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抑制剂(PARP)组合用药与单项用药相比有更高的卵巢癌缓解比例

  • Immunotherapy/PARP inhibitor combination produces ovarian cancer remissions at much higher rate than either drug alone, phase I/II clinical trial shows

    Panos Konstantinopoulos博士 (Panos Konstantinopoulos, MD, PhD)

  • 2018年3月26日——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讯

    一项由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领导的I/II期临床试验显示,将一种免疫疗法药物(immunotherapy drug)和一种阻碍DNA修复(DNA repair-blocking agent)的药物结合起来,在治疗难治性卵巢癌患者上比两种药物单项用药的疗效要显著得多。3月27日(周二)美国妇科肿瘤协会(Society of Gynecologic Oncology (SGO))将在波士顿举办以妇科癌症为主题的年会,届时,丹娜—法伯的科学家们将报告此项研究结果。

    临床试验对60位对铂类化疗(platinum chemotherapy)产生抵抗的卵巢癌患者进行了一系列派姆单抗(pembrolizumab)和尼拉帕尼(niraparib)的测试。派姆单抗以免疫系统T-细胞上的检查点蛋白质(checkpoint protein)PD-1为靶点;尼拉帕尼则是一种聚腺苷二磷酸核糖聚合酶(Poly (ADP-ribose) polymerase, 简称PARP)抑制剂,它能够抑制癌症细胞修复损坏DNA的能力。研究人员发现,有25%的患者对该药物组合呈现全面或部分反应,暨这些患者的卵巢肿瘤有全面或部分收缩。与两种单项药物疗效相比,经PARP抑制剂单独治疗的类似患者的反应率只有不到5%,经派姆单抗单独治疗的卵巢癌患者只有11%的反应率。

    临床试验的首席研究员表示,因参与临床试验的患者此前已接受过针对卵巢癌的多项早期治疗,且她们能够代表难治性这一群体,所以,该试验结果令人瞩目。其中,一些患者已经接受过多达五项治疗,且有超过一半的人曾接受过贝伐单抗(bevacizumab)的治疗。贝伐单抗治疗指的是全面阻塞癌症和血流之间的渠道。

    丹娜—法伯的Panos Konstantinopoulos博士(Panos Konstantinopoulos, MD, PhD)说:“对于这组曾接受过诸多治疗且对铂类化疗不起反应的患者而言,这些测试结果具有广阔前景。在这项试验之前,这些患者鲜少有其它的治疗选择” 。Konstantinopoulos博士是这项临床试验的带头人,他将在美国妇科肿瘤协会年会上作试验结果的报告。他补充道:“自试验开始后多达18个月内,有些参与临床试验的患者仍能受益于该组合疗法”。

    如尼拉帕尼般的PARP抑制剂已经通过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审批,用于治疗携带BRCA基因突变的卵巢癌患者,但只有不到5%的卵巢癌患者对PARP抑制剂起反应,这些患者对铂具有抵抗性且没有BRCA突变。在这项新临床试验里,尼拉帕尼加派姆单抗让26%的耐铂、携带正常BRCA基因的卵巢癌患者有所缓解。同样振奋人心的是该组合没有在患者体内产生严重的或未曾意料到的副作用。

    随后,丹娜—法伯的科学家们对尼拉帕尼和派姆单抗组合进行了实验室研究。Konstantinopoulos博士建议,PARP抑制剂与免疫疗法将具有协同性。PARP抑制剂能让癌细胞聚集DNA损伤,这就能让细胞对免疫细胞更加明显、脆弱。

    Konstantinopoulos博士评论道,这项新临床试验的结果为今后研究PARP抑制剂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组合治疗卵巢癌及其它实体肿瘤上做了铺垫。此外,该研究的相关工作由丹娜—法伯SU2C卵巢癌追梦组(SU2C Ovarian Cancer Dream Team)支持。

    媒体联络

    阁下若有媒体联络需求,敬请致电617-632-4090,请阁下指明与媒体团队洽谈;或请发邮件至media@dfci.harvard.e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