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脑癌患者的生存率因免疫疗法的治疗时机而提高近两倍

  • P. Wen

    Patrick Wen博士(Patrick Wen, MD)

    • 在一组小型随机的研究中,复发性胶质母细胞瘤患者经(手术前的)新辅助治疗(neoadjuvant treatment)和一种免疫疗法药物(immunotherapy drug)综合治疗后效果更好;
    • 仅接受辅助治疗(adjuvant-only group)的患者相比,接受新辅助治疗的患者的中位总生存期(median overall survival)为13.7个月,前者为7.5个月。

    2019年2月19日——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讯

    在一项小型随机的对照临床试验中,研究人员发现了免疫疗法(immunotherapy)在治疗恶性脑肿瘤(malignant brain tumors)方面引人注目的影响:复发性胶质母细胞瘤(recurrent glioblastomas)患者若在手术(surgery)前后均接受一种免疫疗法药物的治疗,其生存率呈两倍提高,与之对照的是仅在手术后接受免疫疗法药物治疗的患者。

    这项由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Dana-Farber Cancer Institute)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带领的研究将被发表在《自然·医学》期刊(Nature Medicine )的三月刊上,并作为新一期的封面。该研究发现:免疫疗法在新辅助条件下(neoadjuvant setting,暨在肿瘤摘除前)的疗效或许达到最佳,因为肿瘤细胞的存在能为免疫反应(immune response)做好铺垫。尽管只有35位患者参与了这项随机研究,但其结果是令人振奋的,因为该研究建议:胶质母细胞瘤或对免疫疗法呈现敏感性,时至今日,免疫疗法尚未对这种致命性脑肿瘤呈现出一定的治疗效果。

    新辅助免疫疗法(neoadjuvant immunotherapy)对生存率的提高甚至让带领该研究的Patrick Wen博士(Patrick Wen, MD)感到诧异,Wen博士是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神经肿瘤学的一位医生,亦是该研究的联合自身作者。Wen博士指出:“我们原以为这是侥幸的成果。”在该试验中,有些患者在手术前接受了派姆单抗(学名:pembrolizumab,商品名:Keytruda)治疗,这是一种判定派姆单抗如何对肿瘤免疫微环境(tumor immune microenvironment)作用的科学战略。派姆单抗是一种封锁PD-1免疫检查点(immune checkpoint)的抗体(antibody),它能够让免疫T-细胞(immune T-cells)从封锁中被释放出来,从而对癌细胞发起更有效的攻击。然而,科学家们对参与试验的患者进行仔细的分析后,得出这样一组发现:两组患者的疗效不相上下。

    研究发现:接受新辅助派姆单抗治疗的患者的中位总生存期为13.7个月,仅接受辅助(术后)派姆单抗治疗的患者的中位总生存期为7. 5个月。研究人员表示,当前标准疗法有手术(surgery)和化疗(chemotherapy),复发性胶质母细胞瘤患者的平均寿命(life expectancy)为6-9个月。

    研究人员开展了一系列分子研究,以探索新辅助和辅助免疫疗法对肿瘤微环境的不同效应。该研究的第一作者是来自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Timothy Cloughesy博士(Timothy Cloughesy, MD)及Robert M. Prins博士(Robert M. Prins, PhD)。

    这些分子研究表明:新辅助派姆单抗的治疗能够激活被癌症抑制的免疫T-细胞,而后者能够渗透到脑肿瘤中。派姆单抗不仅重新活化了T-细胞,还刺激了干扰素伽玛(interferon-gamma)的生产,这是一种在肿瘤内抗击癌症的物质,更抑制了癌症繁殖和扩散的能力。相反的,仅在手术摘除肿瘤后接受派姆单抗的患者罹,这些有益影响或不存在或有所降低。

    这些早期的研究结果 “已经引起了诸多人的兴趣,因为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领域。” Wen博士说道,他所指的是用免疫疗法治疗胶质母细胞瘤并无先例。目前,研究团队正在考虑展开免疫疗法药物的不同组合或将免疫疗法药物和一种溶瘤病毒(oncolytic virus,可杀死癌症的病毒)结合临床试验。Wen博士表示: “这是一个研究所有免疫疗法种类的有用范例。”

    研究团队还正在进行一项拓展性的试验,其中所有的患者都将接受新辅助疗法,试验旨在验证上述实验结果。此外,研究团队还计划在未来进行新辅助条件下的免疫疗法药物结合的临床试验。

    本研究由以下机构和组织赞助支持: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脑癌SPORE补助金(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SPORE in Brain Cancer ,grant no. P50CA211015)、帕克癌症免疫治疗研究所(the Parker Institute for Cancer Immunotherapy (grant no. 20163828) )、癌症研究所(the Cancer Research Institute)、穆塞拉基金会(the Musella Foundation)、本和凯瑟琳·艾维基金会(the Ben and Catherine Ivy Foundation)、克里叔叔基金会(the Uncle Kory Foundation)、美国国家脑肿瘤学会抗击胶质母细胞瘤项目(the Defeat GBM Program of the National Brain Tumor Society)、齐林家族基金会(the Ziering Family Foundation)以及默克公司(Merck & Co.)。Adaptive生物科技公司(Adaptive Biotechnologies)亦为本研究提供了研究和(或)财务支持。

    Wen博士接受过来自默克公司(Merck & Co)的谢礼。

    媒体联络

    阁下若有媒体联络需求,敬请致电617-632-4090,请阁下指明与媒体团队洽谈;或请发邮件至media@dfci.harvard.edu。阁下如欲转载本文,请发邮件至kun_ma@dfci.harvard.edu

  • 预约
    +1-617-658-4835

    在线预约
    丹娜—法伯/布莱根和妇女医院癌症研究中心
    US News adult badge
  • Harvard University Medical School logo
  • 转载须知

    阁下若有媒体联络需求,敬请致电617-632-4090,请阁下指明与媒体团队洽谈;或请发邮件至media@dfci.harvard.edu。阁下如欲转载本文,请发邮件至kun_ma@dfci.harvard.edu,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感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