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专家专访:寻找胰腺癌治疗的新途径

  • Brian Wolpin

    左为Brian Wolpin博士(Brian Wolpin, MD, MPH)

  • Brian Wolpin博士(Brian Wolpin, MD, MPH)走进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大楼开始一天的工作时,亟待他解决的任务不仅有临床治疗。作为研究所胃肠道癌症中心(Gastrointestinal Cancer Center)及荷尔胰腺癌研究中心(Hale Center for Pancreatic Cancer Research)的主任,Wolpin博士还经常思考能够改善胃肠道癌症患者治疗效果的新研究。

    Wolpin博士说道: “我们持续不断地开展着更多更深入的科学研究,因此,我们能够提高对患者的医护水平。这也是我每天坚持工作的使命。我希望我们胃肠道癌症中心的团队在每一天都用最大的热情和最先进的科学知识来治疗患者。同时,我们也希望未来的治疗能够比今天的治疗更优秀” 。

    更早的筛查是关键

    最近,Wolpin博士带领的若干项研究实验都对胰腺癌(pancreatic cancer)患者的治疗有广阔前景。一般情况下,患者在被确诊胰腺癌时,并且往往都已经发展到了晚期。Wolpin博士表示,改善胰腺癌疗效的一个重要举措就是早筛查,因为越早确诊,治疗就更容易。

    他表示: “胰腺癌的一个主要问题是在80%的情况下,患者的胰腺癌已经恶化到无法治愈的程度。如要在胰腺癌治疗上作出重要的改变,我们就需要更早地发现它” 。

  • 157339113

    DNA排序放大图

  • Wolpin博士和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另一位肿瘤内科学家——Matthew Vander Heiden博士(Matthew Vander Heiden, MD, PhD)开展了长期的合作,Heiden博士还在麻省理工学院(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拥有一个实验室。Wolpin博士和同仁们发现:在胰腺癌演化的过程中,边缘组织消耗症状出现的时间较早。2018年6月,这项研究被发表在《自然》(Nature)期刊上。研究团队在胰腺癌小鼠模型中检测到,在胰腺癌其它症状出现前,小鼠的肌肉(muscle)和脂肪组织(fat tissue)出现了消耗的现象,这或许可以作为一个潜在的警示信息;本研究的早期结果建议,这或许可以作为与人类胰腺癌患者病情发展的类比依据。

    Wolpin博士补充道: “以这项研究为基础,我们还同时开展了许多深入的研究。特别的是,我们想要判定边缘组织消耗背后的生物学信息是否可以用于胰腺癌早期检测,从而推断出哪些人群需要在胰腺癌扩散到身体其它部分之前,进一步接受胰腺癌的检测与评估” 。

    将DNA测序(DNA sequencing)纳入治疗的选择范围中

    一个人一旦被诊断患有胰腺癌,目前,医界有两种主要的化学疗法(chemotherapy)。但目前,Wolpin博士还正在与研究所的Andrew Aguirre博士(Andrew Aguirre, MD, PhD)联手展开研究:从患者遗传而来的基因信息和其本身所患胰腺癌的信息入手来鉴别新的治疗方法。这项研究的目的在于甄别出一位患者所患癌症的缺陷,由此出发,采用新型及个体化疗法。

    在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正在进行的研究中,胰腺癌患者们会为研究团队提供血样(blood sample)及肿瘤活检(tumor biopsies),以帮助研究人员开展DNA和RNA的测序工作。近期,这些检查结果被发表在《癌症∙探索》期刊(Cancer Discovery)上,研究人员发现:18%的患者们的基因突变都是由遗传而来。其中有一些突变可以被用来甄别新型及个体化疗法。患者的家族成员也可以在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进行基因筛查,以了解自己是否携带遗传而来的胰腺癌易感突变,这也对预防癌症和筛查有重要的启示作用。

    此外,Wolpin博士和Aguirre博士还发现:有一些患者的肿瘤中出现了突变,但是这些突变不是遗传而来的,且这些患者可以通过两种方法治疗:1)已通过获批用于其它类型癌症治疗的现存疗法;2)或者是处于临床试验早期阶段的、还在被测试评估的疗法。特别的是,研究团队发现, DNA修复中的缺陷与乳腺癌(breast cancer)和卵巢癌(ovarian cancer)中的一个亚组出现的DNA修复缺陷相类似。此外,在没有携带KRAS基因里的一种突变的10%的胰腺癌患者中,研究团队找到了可作为靶点的突变( “targetable” mutations)。

    用一句话概括这些研究的成果?在改善胰腺癌患者的治疗方案方面,DNA测序(DNA sequencing)不仅是可行的,它还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在一项寻访研究中,Wolpin博士和Aguirre博士也正在利用胰腺癌肿瘤的活检样本,来开发一种三维物质,叫做类器官(organoids)。

    Wolpin博士说道: “在实验室,我们对患者的肿瘤样本进行培养,并且通过筛选治疗的药物来寻找针对那些测序数据单项结果不明显的新疗法。如此,我们在治疗胰腺癌患者方面就掌握了另外一个评估个体化治疗的途径” 。

    十年来的进展

    Wolpin博士在丹娜—法伯工作已有十年,他不仅在研究所里担任了领导职位,还在美国和世界的胰腺癌研究和治疗委员会身兼数职。Wolpin博士是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胰腺癌检测联盟指导委员会(NCI Pancreatic Cancer Detection Consortium Steering Committee)的主席、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胰腺工作组(NCI Pancreas Task Force)的副主席,以及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PanScan联盟的首席研究员(NCI PanScan Consortium)。

    Wolpin博士表示:“有越来越多的研究人员都对胰腺癌展开了研究,并且致力于提高患者的疗效,这对我而言是非常感恩和欣慰的一件事。我们非常高兴能对胰腺癌疾病有更深入的了解,而且疗法上的进步近在咫尺,而这与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和来自五湖四海的研究人员科学方面的辛勤耕耘是密不可分的” 。

    点击此处了解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有关胰腺癌的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