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神经母细胞瘤具有遗传性吗?

  • Rani George

    Rani George博士(Rani George, MD, PhD)

  • 神经母细胞瘤(Neuroblastoma)是一种在神经细胞中形成的癌症。它往往始于肾上腺(adrenal glands);此外,它或许也可始于脊椎周围的神经组织,并在颈部、胸腔、腹腔或脊椎处形成包块(masses)。神经母细胞瘤是婴儿群体里最常见的癌症,也在儿童最常见癌症中排第三。90%的神经母细胞瘤案例都是在五岁及以下儿童中确诊的。

    在绝大多数神经母细胞瘤的病例中,医生都无法指出引发这种疾病的原因,并且患者都不具备该疾病的家族史。然而,有1%-2%的神经母细胞瘤是一个由父亲或母亲处遗传而来的基因突变引起的。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波士顿儿童医院癌症与血液疾病中心(Dana-Farber/Boston Children’s Cancer and Blood Disorders Center)实体肿瘤科(Solid Tumor Program)的联合主任Rani George博士(Rani George, MD, PhD)表示,在对神经母细胞瘤呈易感性的一小簇患者里,肿瘤与一系列涉及到其它异常的罕见症状相关。

    增加患神经母细胞瘤风险的症状有:先天性中枢性低通气综合征(congenital central hypoventilation syndrome (CCHS))、希尔施普龙病(也称先天性巨结肠,Hirschsprung disease)、自主神经失调综合征(ROHHAD (rapid-onset obesity, hypothalamic dysfunction, hypoventilation, and autonomic dysfunction) syndrome)、先天性水痘症候群(Costello syndrome)、努南氏症候群(Noonan syndrome),以及贝克威斯-韦德曼氏综合征(Beckwith-Wiedemann syndrome)。

    在偶然情况下,神经母细胞瘤可见于携带李-佛美尼症候群(Li-Fraumeni syndrome)的癌症易感症状(cancer predisposition syndromes)的患者群体中。

    在绝大多数遗传性神经母细胞瘤的病例中,肿瘤在更早的年龄段中形成,且肿瘤或许会在患者身体中的若干部位上出现。

    近年来,科学家们识别出两个特异基因:ALKPHOX2B基因,这两个基因最常在遗传性神经母细胞瘤(hereditary neuroblastoma)中产生突变。两种基因掌控着神经细胞的生长和分裂,且在正常情况下,一个人的细胞里会有两个该基因起作用的副本。当其中一个副本出现改变或突变时,它就会增加一个人患神经母细胞瘤的风险。其它能够引发神经母细胞瘤的基因突变还包括:TP53、BRCA1BRCA2

    当一个儿童被确诊携带使其对神经母细胞瘤呈现易感性的一种症状,或当他们被发现携带一种能够引发神经母细胞瘤的基因突变时,儿科专家推荐家长尽早带子女作筛查,越早检测出任何肿瘤越易于治疗。

    2017年,美国癌症研究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Cancer Research (AACR))颁布了共识建议,该项建议的提出是受一项儿童期癌症易感性培训(Childhood Cancer Predisposition Workshop)的启发;该建议的第一作者是Junne Kamihara博士(Junne Kamihara, MD, PhD),她是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波士顿儿童医院癌症与血液疾病中心(Dana-Farber/Boston Children’s Cancer and Blood Disorders Center)实体肿瘤中心的一位医师,专攻儿童癌症易感症状(pediatric cancer predisposition syndromes)的研究。

    该报告建议,医界需对携带遗传性ALK或 PHOX2B突变的个体进行监督。此外,还需要对以下个体进行监督:携带TP53突变、贝克威斯-韦德曼氏综合征及CDKN1C突变、先天性水痘症候群和HRAS突变及拥有明显神经母细胞瘤家族史或神经母细胞瘤呈现多病灶发展——或同时在身体中的多个部位出现。当在儿童中发现一个神经母细胞基因突变时,要尽快展开频繁的检测,直到儿童生长到6岁;随后至10岁内的检查的频率应降低。此后,无需再进行检测。检测的项目包括:一项腹部超音波检测(abdominal ultrasound exam)、一项尿液检测(urine test,神经母细胞瘤患者尿检中的一些化合物水平或许更高)以及一项胸腔X光检查(chest X-ray)。我们对神经母细胞瘤的持续研究或许会让我们在未来对这些监督建议作出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