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丹娜—法伯开展用疫苗埋植剂驯化针对黑色素瘤的免疫反应的治疗

  • vaccine implants

    左为Mary Gooding女士,右为F. Stephen Hodi博士

  • 目前,科学家们正在尝试用多种方法来提高人体免疫系统对抗癌症,其中一个最具创新性的方法就是在患者的皮肤下埋置小型、可进行生物降解的海绵状磁盘(small, biodegradable, sponge-like disks),以便于从血流中召集更多关键的免疫细胞,并将其 “驯化” 成可以驱动人体内前线的防御细胞(暨T-细胞),这些T-细胞的使命是搜寻和摧毁癌细胞。

    我们把相关的疗法称为“埋植式癌症治疗疫苗(implantable cancer treatment vaccine)”,现在学界已经在动物模型中验证了该疫苗对黑色素瘤肿瘤(melanoma tumor)治疗的有效性。现在,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们正在测试该疫苗用于一小簇黑色素瘤患者的治疗中,这些患者均来自1期临床试验(phase 1 clinical trial)。

    家住罗德岛州詹姆斯敦(Jamestown, RI)的Mary Gooding现年61岁,她已患黑色素瘤多年。2017年,她的黑色素瘤有所扩散,左肺的部分通过手术被摘除。在术后,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黑色素瘤治疗中心(Melanoma Treatment Center)和免疫肿瘤学中心(Center for Immuno-Oncology)主任F. Stephen Hodi博士(F. Stephen Hodi, MD)询问她是否想要参加一项疫苗埋植剂的临床试验。尽管这项研究的主要目的是对疫苗的安全性进行评估,但是该疫苗或许能够让她的免疫系统清除掉体内残余的癌细胞。

    Gooding女士说道: “我对Hodi博士说道,我非常愿意参加这项试验” !

    该疫苗埋植剂是一个和婴儿用阿司匹林(baby aspirin)大小相仿的磁盘,它由多孔、可生物降解的材料制成,这种材料和用于外科缝合线(surgical sutures)的材料很像。哈佛大学Wyss生物启发工程研究所(Wyss Institute for Biologically Inspired Engineering at Harvard University)主导了该疫苗埋植剂的开发工作,现正与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Dana-Farber Cancer Institute)展开相关的临床试验。

    点击此处了解更多来自丹娜—法伯/布莱根和妇女医院癌症中心黑色素瘤肿瘤学中心(Center for Melanoma Oncology at Dana-Farber/Brigham and Women’s Cancer Center)有关黑色素瘤治疗的信息

    每一个埋植剂都是个体化制定的,它包含患者肿瘤细胞的片段以及一个能吸引树突细胞(dendritic cells)的白血细胞生长因素(white blood cell growth factor)。树突细胞属于免疫细胞,它的功能是 “教育” T-细胞,使T-细胞能够识别出它们所需要寻找和摧毁的癌细胞。树突细胞会游离到临近的淋巴结处(lymph nodes),这是它们引发T-细胞增殖和在人体中流通的地方,由此,T-细胞会寻找肿瘤细胞,科学家也希冀T-细胞能够形成一个对癌症的长效性免疫记忆(immune memory)。

    在几周内,Gooding女士接受了四个疫苗的埋植剂,两侧上肢和大腿各埋植一个疫苗。磁盘的埋植以一个1英寸的切口为切入点的,Gooding女士表示: “这个小切口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的后续寻访护理由Hodi教授主导,迄今为止,她说: “一切都看起来很好” 。

    疫苗埋植剂临床试验的患者征集工作已接近尾声,Hodi博士表示,他们将对相关的数据进行分析,并于2019年得出报告。

    从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了解更多有关疫苗埋植剂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