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宫颈癌免疫疗法的新临床试验

  • Panos_Ursula

    Panos Konstantinopoulos医生(左)与Ursula Matulonis医生(右)正在研究针对宫颈癌的免疫疗法

  • 免疫疗法(immunotherapy)已经为若干种癌症的治愈带来了新的希望。现在,研究人员试图将他们从早期临床试验中获得的知识,应用到为复发性宫颈癌(recurrent cervical cancer)患者提供更多的治疗方案上。

    尽管宫颈癌疫苗和癌症筛查为预防和诊断宫颈癌提供了重大突破,但宫颈癌仍是在妇女死亡率中排名第二的癌症。

    “宫颈癌是一个巨大的世界性问题,而且还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丹娜-法伯的苏珊∙F∙史密斯女性癌症中心(Susan F. Smith Center for Women’s Cancers)妇科肿瘤学主任医师Ursula Matulonis (Ursula Matulonis, MD)说。 “宫颈癌以每年10万例的速度增长。其中许多患者来自非洲、南美洲和亚洲部分地区。宫颈癌发病率在美国相对较低,但仍不容小觑:每年13,000新增病例也不是一个小数字”。

    美国每年大约有4,200名妇女死于宫颈癌。一个主要原因是缺乏对癌症复发的患者切实有效的治疗。 “有一群女性会在接受贝伐单抗(学名:Bevacizumab;商品名:阿瓦斯汀,Avastin)标准化疗后病情仍有复发,并且她们没有其他选择。” Matulonis医生说:“在这一领域里目前存在空白 —— 有巨大的治疗需求”。

    免疫疗法旨在通过利用患者自身免疫系统攻击癌症的疗法来填补这一空白。 “宫颈癌具有相对较多的突变(基因发生改变),从而它可能对免疫治疗药物更敏感。” Matulonis医生说:“我们研究了针对其他癌症的免疫治疗方法,现在试图将这些研究结果用于宫颈癌的治疗。”

    早期试验的重点是单一药物,称为抗PD1单克隆抗体(anti-PD1 monoclonal antibodies)。单克隆抗体药物消除了癌细胞产生的阻碍,这些阻碍能够阻止或降低免疫反应。作为结果,这些“检查点抑制剂(checkpoint inhibitors)”允许免疫系统再次识别肿瘤并对其作出反应。

    研究人员最近完成了针对复发性宫颈癌的药物纳武单抗(学名:nivolumab,产品名:Opdivo,保疾伏)的2期试验。在24例患者中--19例患有宫颈癌,5例患有阴道癌--26%的宫颈癌患者对该药物有反应。 “这样的结果令人振奋”,Matulonis医生说。

    研究人员将通过进一步的试验来继续完善单一药物治疗方案,以期待找出为何同样的药物对某些患者更有效的原因。但研究人员同时也在寻求另一条道路:组合试验。

    “一项使用派姆单抗(学名:pembrolizumab;商品名:Keytruda,健痊得)或纳武单抗(学名:nivolumab)等药物进行单一药物免疫治疗的研究显示,单一药物仅对15%至25%的患者有效,其余患者则无反应,”丹娜-法伯的妇科肿瘤转化项目(Gynecologic Oncology Program)研究主任、医学博士Panagiotis Konstantinopoulos(Panagiotis Konstantinopoulos, MD)说。 “我们在治疗宫颈癌上还有相当大的进步空间,因此也在积极试验联合药物,以获得更好的疗效。”

    Konstantinopoulos正在进行一项试验,将免疫治疗药阿特朱单抗注射液(学名:atezolizumab, 产品名:Tecentriq)与阻止癌细胞形成新的供血血管的抗血管生成剂b贝伐单抗(Bevacizumab)配对。他说:“贝伐单抗(Bevacizumab)是一种治疗宫颈癌的活性药物,在进行临床试验前的数据也表明这种药物可以增加免疫疗法的功效。因此,这是宫颈癌治疗中一个令人充满希望的药物组合,我们都在迫不及待地等待这项研究的结果。”

    在另一项临床试验中,研究人员正在研究两种免疫疗法药物durvalumab(商品名:IMFINZI)和tremelimumab与放射治疗结合是否能够增强免疫反应。

    通过参与由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赞助的临床治疗试验网络(the Experimental Therapeutics Clinical Trials Network ,ETCTN),丹娜-法伯与其它领先机构正在合作开发下一个免疫疗法药物的尖端组合。“患者需要了解到现在宫颈癌临床试验存在的是有希望的”,Matulonis医生说, “这是有希望的。两年前,我们还没有任何希望”。

    点击此处了解更多关于宫颈癌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