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肺癌精准医疗的十周年纪念

  • Bruce Johnson MD

    医学博士Bruce Johnson (Bruce Johnson, MD)

  • 2004年,丹娜-法伯和日本的研究人员发表了一项研究,该研究显示:癌细胞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EGFR)的蛋白质功能失常的肺癌患者,对一种特异性靶向EGFR蛋白质的药物呈显著反应。研究的结果开启了肺癌精准医疗时代(precision medicine),给肺癌治疗方式带来了巨大改革。

    今天,针对肺腺癌(lung adenocarcinoma, 最常见的肺部恶性肿瘤)靶向治疗的十几种药物中,其中一些已获得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的批准,其余的则正在进行临床测试。与此同时,研究人员正在开发“新世代”靶向疗法药物,给对标准靶向药物失效的患者带来新的希望。

    整体上,这些新药延长了全球数万名肺腺癌患者的生命,并证明了癌症治疗方法的有效性,使其成为治疗各种恶性肿瘤的主要方法。

    在这项研究开展前,肺癌治疗十多年来没有取得很大进展,“丹娜-法伯的首席临床科研官Bruce Johnson博士(Bruce Johnson, MD)说道,他与同事Pasi Jänne博士(Pasi Jänne, MD, PhD)、Matthew Meyerson博士(Matthew Meyerson, MD, PhD)和William Sellers博士(William Sellers, MD —— Sellers博士现供职于诺华生物医学研究所(Novartis Institutes for BioMedical Research))共同领导了2004年的研究。 “20%至40%的晚期肺癌患者对化疗有反应,病情缓解期通常持续四到六个月,平均存活期约为一年。今天,EGFR突变患者接受靶向治疗后病情缓解期可达到一年,平均存活期两到三年,一些可以达到五年或更长时间” 。

    靶向治疗应用于肺癌的故事始于21世纪初,临床试验测试了一种令人振奋但也令人不解的新药——吉非替尼(学名:gefitinib)。结果,绝大多数接受吉非替尼治疗的肺腺癌患者对其几乎没有反应。然而,极少数有反应的患者中,结果非常惊人——病情完全或几乎完全得到解期,通常持续一年或更长时间。

    医生无法预测出哪些患者会成为少数幸运儿。一些专家认为这种药物有效率太低,不应当被批准用于肺癌治疗。

    丹娜-法伯研究小组和麻省总医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的一个独立小组发现了这种药物只能对少数患者起作用的分子解释。研究人员通过对一连串的证据入手,终于找到了EGFR突变与吉非替尼的有效性之间的关联。

    “2004年的研究是精准医疗在肺癌患者中取得成功的首次证明”丹娜-法伯罗氏胸腔肿瘤中心(Lowe Center for Thoracic Oncology)Jänne主任医师说道, “精准医疗带来了一种新认识,即并非所有的肺癌都是相同的——根据其背后的分子异常,可划为不同的疾病亚型,并且治疗可以针对那些异常” 。该研究被引用于随后的6000多项科学研究。

    自吉非替尼和厄洛替尼(学名:Erlotinib)引入以来,已开发出其它靶向药物,用于治疗具有特定遗传异常的肺癌。克唑替尼(学名:Crizotinib,由于能够瞄准ALK基因中的一个错误,已被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用于非小细胞肺癌(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患者。目前,医界正在临床试验中测试一系列靶向肺腺癌中特定突变基因的新药物,其余更多的药物则还处于早期研发阶段。

    最近,丹娜-法伯的研究人员正在开发测试当厄洛替尼等药物失效时可对EGFR突变基因起效的替代药物。这种第三代疗法可能使那些对特罗凯(学名:Tarceva)和类似药物产生抗药性的患者受益。

    今天,当一位肺腺癌的患者在丹娜—法伯/布莱根和妇女医院女性癌症中心(Dana-Farber/Brigham and Women’s Cancer Center)开始治疗前,我们会对他(她的肿瘤组织进行扫描,以检查可能被靶向治疗阻断的十余种突变。在癌症中心,大约有一半的肺癌患者接受靶向药物治疗,可能是标准治疗,也可能是临床试验

    “自21世纪初以来,肺癌基因组异常被大量发现后,很快就延伸出一系列潜在的、新疗法的发展” ,Meyerson博士说,” 医界将会继续密集开发针对单一异常的药物,以及能够克服耐药性的药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