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免疫疗法对肺癌的正确治疗时机

  • Bruce Johnson, MD

    Bruce Johnson博士是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胸腔肿瘤专家兼首席临床科研执行官,他还是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的现任主席

  • 免疫疗法(immunotherapy)正发展成为抗击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的疗法,其可作为单独疗法,亦可与化疗(chemotherapy)及靶向药物(targeted drugs)结合进行治疗。

    目前,在针对肺癌的免疫疗法药物中,有四种名为检查点抑制剂(checkpoint inhibitors)药物已获批。派姆单抗(学名:pembrolizumab,商品名:健痊得,Keytruda)、纳武单抗(学名:nivolumab,商品名:Opdivo)以及阿特珠单抗(学名:atezolizumab,商品名:TECENTRIQ)已被批准用于治疗癌细胞已转移到其它器官的肺癌患者。派姆单抗还被批准用于与化疗结合的一线疗法,专门治疗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

    2018年2月,度伐鲁单抗(学名:durvalumab,商品名:IMFINZI)被批准用于治疗不可手术的且在化疗和放疗后病情恶化的三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stage III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该药物的治疗目的是帮助这类患者尽最大可能延缓癌症恶化的进展。

    2018年6月,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merican Society of Clinical Oncology, ASCO)举办年会。期间,来自世界各地的逾4万名肿瘤学专家参会,他们不仅报告了许多振奋人心的研究,还一起对殿堂级疗法的范式和新疗法进行了探讨。一项大型临床试验报告显示,对许多患有最常见类型肺癌的患者—暨晚期非磷状非小细胞肺癌(advanced non-squamous,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而言,将派姆单抗作为一线疗法比将化疗作为一线疗法更有效。

    与仅接受过化疗的患者们相比,经派姆单抗治疗的患者们的中期幸存期比前者多4-8个月。癌细胞中PD-L1水平高的患者们幸存优势最强。PD-L1是一种检查点蛋白质(checkpoint protein),派姆单抗会以它为靶点来驱动免疫系统,从而攻击肿瘤;所有具有可探测PD-L1水平的患者在经由免疫疗法药物治疗后,呈现出比经化疗治疗的患者们更好的疗效。

    “我本人对一小簇肺癌患者在接受检查点抑制剂治疗后或可痊愈这一点持乐观态度。检查点抑制剂疗法正在变革肺癌的治疗” ,Bruce Johnson博士(Bruce Johnson, MD)在美国临床肿瘤学会的年会上作主席发言时说道。Johnson博士是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一位胸腔肿瘤学专家和首席临床科研执行官(chief clinical research officer)。

    Johnson博士从一项后续研究中以经检查点抑制剂——纳武单抗治疗且之前还接受过化疗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为例,进行了深入解释。

    他说道: “(上述患者)的三年幸存率预估为17%,且在五年后幸存曲线相对平缓。对肿瘤学而言,这是一个圣杯(holy grail),启发着学界继续研发具有治愈晚期常见实体肿瘤的疗法。此外,至少对一部分患者而言,目前检查点抑制剂疗法或已近在咫尺” 。

    Johnson博士所言也给我们一个重要的警示:尽管免疫疗法已被证实具有广泛前景,但只有一小部分患者能够对检查点抑制剂药物起反应;同时,尽管有些反应是长效持续的,但癌症也往往会再次恶化。

    目前,学界正在努力提高免疫疗法在肺癌中的反应率。其中的一些措施包括:将检查点抑制剂药物与其它活跃在免疫系统中的药物结合;在化疗疗程中加入检查点抑制剂药物,包括靶向药物(targeted agents)——如:以VEGF为靶点的抗体(VEGF-targeted antibodies),以及把检查点抑制剂和放疗结合。目前,上述疗法均处于临床试验研究阶段。

    另外一种策略则是鉴别生物标记(biomarkers),例如:利用癌细胞上PD-L1的丰富程度或肿瘤里与癌症相关的突变总数,都可以预测出免疫疗法疗效的可能性。然而迄今为止,学界尚未发现能够完全预测出哪些患者会对免疫疗法起反应以及免疫疗法疗效的生物标记。

    诚然,Johnson博士还是指出,在过去的15年里,我们见证了肺癌治疗的巨大变革: “今日,约有近一半的肺癌患者能够先用靶向药物或免疫疗法进行一线治疗,而不是将化疗作为初始疗法” 。

    点击此处了解更多来自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有关肺癌的治疗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