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止痛药物和癌症:必知事项

  • pills

    在美国马萨诸塞州(Massachusetts),服用阿片类止痛药物的患者需要签署一份具有法律效益的《阿片类药物管理同意书》(opioid medication management agreement)

  • 癌症及相关的治疗会引发很多患者产生疼痛的症状。引起疼痛的可能是肿瘤所在的位置、肿瘤扩散到如骨骼等其它部位,或是因化疗(chemotherapy)、放疗(radiation)或手术(surgery)引起的副作用而导致疼痛。

    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社会心理肿瘤学和姑息疗法部门成人姑息护理科(Adult Palliative Care at Dana-Farber’s Department of Psychosocial Oncology and Palliative Care)的Dan Gorman护士(Dan Gorman, NP)表示:“每个人的疼痛症状和他(她)对疼痛及止痛药物的反应都是独特的”。在丹娜—法伯,Gorman护士和他的同事们为患者们提供症状管理辅助服务,无论是何种诊断,抑或是处于任何治疗阶段的患者们都可以从Gorman护士的专业领域中受益。他们帮助患者的其中一个方法就是提供疼痛管理的药物。

    我应该何时寻求止痛药物?

    当诸如乙酰氨基酚(acetaminophen,如:Tylenol-泰诺)或布洛芬(ibuprofen,如:Advil-艾德维尔)等非处方药物无法有效地帮助患者止痛时,患者的肿瘤主治医师会为他(她)转诊到姑息疗法科。或许有些患者还曾尝试阿片类止痛药物(opioid medications),如:吗啡(morphine)、羟考酮(oxycodone)或氢吗啡酮(dilaudid)。Gorman护士表示,除上述方法外,姑息护理医务人员或许还会考虑使用其它类型的阿片类药物、其它非阿片类止痛药、或疼痛管理方法——如:姑息性放射(palliative radiation)、神经阻滞剂(nerve blockers)、放置硬膜外导管(epidural catheter placements)或注射类固醇(steroid injections)。

    在就诊时,我会得到哪些信息?

    Gorman护士解释道: “当患者第一次来姑息护理科就诊时,我们首先会对患者的病史进行仔细的梳理,这包括:全面检查患者疼痛症状的、了解他们疼痛的主要体验、过往有无使用过止痛药物,以及他们此前是否在使用止痛药物出现过问题” 。

    对于癌症患者而言,姑息护理临床人员会将他们正在服用的抗癌药物纳入考量,者往往需要和肿瘤内科学家和姑息疗法药剂师进行咨询。Gorman护士指出,当与某些癌症治疗方案结合时,有些止痛药物会引起不良反应(adverse effects)。从另一方面来讲,有些药物或许能够既止痛又能治疗其它癌症的副作用(side effects),如:神经病变(neuropathy),因此,当患者出现任何令人担忧的癌症副作用时,应和医务人员坦诚相告。此外,姑息护理临床人员还会考虑到疼痛和止痛药对患者日常功能和心理健康的影响,将某些处方药影响患者生命质量(quality of life)的作用机制也纳入考量。

    另外,姑息护理临床人员还对患者进行重大安全信息的教育。这包括:在服用处方药物时,将药物放置在儿童接触不到的地方,不与他人分享药物,没有使用的药物要进行安全地弃置。Gorman护士强调,患者切忌服用过量的处方药。如果处方的剂量无法止痛,患者应及时告知医生,以便医生及时调整用药。

    我会对止痛药物上瘾吗?

    成瘾(addiction)是患者对止痛药物的常见担忧之一。患者或许会担心他们此后会对止痛药物产生依赖性。

    Gorman护士说道: “倘若患者有任何担忧,他们应该毫不犹豫地跟临床人员沟通” 。对止痛药物成瘾有所担忧的患者或可向临床人员询问其服药的时长,并且,倘若患者此前有过任何类型的成瘾历史,也无需感到尴尬,应如实跟临床人员分享。主动分享任何成瘾性行为(addictive behaviors)可帮助医生更好地服务、支持患者。

    了解更多:

    在美国马萨诸塞州(Massachusetts),服用阿片类止痛药物的患者需要签署一份具有法律效益的《阿片类药物管理同意书》(opioid medication management agreement),其中规定:在其它监测范围外,医疗保健提供者(providers)或还需要让患者进行尿检(urine tests),以确保患者安全地按处方规定服药。Gorman护士对此作出解释: “这是一个敏感的问题。但是我们要确保与患者坦诚布公地对话,询问他们为何服用某种药物,以及服药是否得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