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Navigation

谁应当接受免疫疗法?

  • Gordon Freeman MD

    Gordon Freeman博士

  • 最近几年的研究中,利用新型药品激发自身免疫系统来抗击癌症已经取得可喜的成绩。

    对于某些患者,即使已经处于癌症晚期,在常规疗法失效以后,利用免疫疗法(immunotherapy treatment)治疗依然可以缓和甚至中止患者病情的进一步发展,且在长达几年的缓和期中患者遭受的副作用也会较轻

    尽管研究人员和临床肿瘤专家对于免疫疗法的治疗效果抱有很大的希望,但是现在免疫疗法仅仅能惠及一小部分患者,并且不是所有类型的癌症都适用——而想要预见到哪一类癌症和患者对该疗法会产生积极反应依然很困难。除了一些特殊的案例之外,免疫疗法一般不被医生作为癌症治疗的首要方法。

    也就是说,您可以自己大胆询问您的医疗团队是否可以将免疫疗法的药品纳入考量。有一些免疫疗法的药剂,我们叫它检查点抑制剂(checkpoint inhibitors),已经证实可以使用在治疗黑色素瘤(melanoma)、非小细胞肺癌(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肾细胞癌(renal cell carcinoma)、霍奇金氏淋巴瘤(Hodgkin lymphoma)、头颈部鳞状细胞癌(head and neck squamous cell carcinoma)、泌尿上皮癌(urothelial cancer)以及结肠癌(colon cancer)患者身上,因为他们的癌细胞缺乏一种基因修复蛋白质。有一种治疗方法,药品派姆单抗(pembrolizumab;商品名:Keytruda,健痊得)已被批准用来治疗任何一种带有特异性生物指标的实体肿瘤,这种利用生物标记而非根据肿瘤位置来治疗癌症的药物能够获得广泛认可,尚属首次。

    除了以上已经被证实切实有效的用途之外,免疫疗法的药剂正在世界范围内实行其它的临床测试,其中就包括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免疫肿瘤学中心(Center for Immuno-Oncology)的多项测试。

    “目前,投入在研究中大量的精力和热情都是为了能够找到提高(PD-1检查点抑制剂)的成功率的方法,从而能更好地综合运用到其它肿瘤类型的治疗中”,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的Gordon Freeman博士(Gordon Freeman, PhD)说。他开创性地发现了肿瘤细胞躲避免疫系统响应的机理,这对于免疫疗法药物的开发有重要作用

    在某些类型的癌症案例中,可以用实验的方法测量到生物标记(biomarkers)的存在,从而更好地预测肿瘤对检查点抑制剂的反应。例如,在非小细胞肺癌患者(NSCLC)的一项临床试验中,癌症细胞中带有高水平PD-L1蛋白质的患者更容易对免疫疗法的药物健痊得(Keytruda)产生反应,且跟采用常规化疗方法的患者相比,他们有很大的概率能够多出一年的寿命。这样的发现奠定了健痊得在非小细胞肺癌和高PD-L1蛋白质的病例中作为初期药物进行治疗的基础。

    但是,如PD-L1生物标记的实验结果并不能非常准确反映药物对每一个患者的作用,因此,对于寻找其它生物标记和预测免疫疗法有效性方法的探寻还在继续。研究者也在寻找方法来转换那些无法被免疫系统察觉的肿瘤,让它们在免疫疗法药品介入后,可以对免疫系统发生更强的反应。

    了解更多关于免疫疗法的信息。